返回首頁
基金CURRENT AFFAIRS
基金 / 正文
私募基金被納入新版市場準入負面清單 私募行業市場準入管理邊界進一步明確

  我國私募基金行業市場準入迎來更加明確的管理邊界。11月22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商務部正式印發實施了《市場準入負面清單(2019年版)》(以下簡稱《清單(2019年版)》)。與2018年版相比,《清單(2019年版)》對私募基金行業管理提出明確要求,有利于推動私募基金行業進入規范、透明、高效發展的新階段。

  《清單(2019年版)》在禁止違規開展金融相關經營活動的內容中提出,非金融機構、不從事金融活動的企業,在注冊名稱和經營范圍中原則上不得使用“基金管理”字樣。凡在名稱和經營范圍中選擇使用上述字樣的企業(包括存量企業),市場監管部門將注冊信息及時告知金融管理部門,金融管理部門、市場監管部門予以持續關注,并列入重點監管對象。

  其中,“基金管理”指的是從事私募基金管理業務的基金管理公司或合伙企業。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通過納入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對私募基金進行規范,僅是要求不從事私募業務的企業,即清單所指的“非金融機構、不從事金融活動的企業”這一主體,原則上不得以“基金管理”命名。實際操作中,如有注冊名稱中含有“基金管理”的企業,市場監管部門應將其注冊信息告知金融管理部門。對于確實從事私募基金行業的機構,市場準入門檻并未提高,也不設置準入許可或禁入規定。

  而那些打著“私募基金管理”旗號卻并不從事相關業務的企業就要注意了,《清單(2019年版)》的發布意味著市場監管部門與行業監管部門將實現信息聯通共享,監管機構對于這些“偽私募”的監管力度將進一步加大。

  事實上,納入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將帶動私募行業更高質量發展,對于真正從事私募基金管理業務的企業,市場準入將更加透明公正,準入隱性壁壘將進一步消除。國務院曾于2016年發布了《國務院關于促進創業投資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但各地在落實該意見過程中存在理解、執行不到位的問題。同時,一些以“基金管理”名義從事私募基金業務的機構違背行業發展規范,誤導、欺詐、利益輸送等損害投資者利益的行為時有發生,甚至出現以此為名的非法集資等違法犯罪行為,有損于私募基金行業的聲譽和健康發展,市場主體強烈呼吁制止并扭轉行業亂像。此外,私募基金行業還存在缺乏統一執行標準、各地存在準入隱性壁壘等市場準入難的問題。

  為此,《清單(2019年版)》對私募基金行業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目的在于通過納入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對私募基金進行規范,在全國實行統一的準入標準、統一的監管措施等,推動“非禁即入”普遍落實,將應屬于市場主體的“自主權”賦予市場主體;同時,通過信息共享,保障將私募基金及時納入法律監管范圍。

  近年來,私募基金行業監管體制和信用體系逐步建立健全,行業規范度、透明度不斷提升,服務實體經濟和創新創業成效顯現,已成為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中充滿活力、富有潛力的重要部分。

  業內人士向《金融時報》記者表示,《清單(2019年版)》將私募基金行業納入全國統一的市場準入制度體系,著眼于破解私募基金行業準入難、特別是民營企業準入難問題,明確了政府對私募基金行業市場準入管理的邊界,通過更加規范透明的準入環節管理,力求將真正從事私募基金行業的企業與打著“私募基金”旗號從事其他活動乃至違法犯罪活動的企業區分開來,目標是進一步維護市場公平,公開準入標準,降低準入門檻,破除隱性壁壘,鼓勵支持優質私募基金企業充分發展。

  《金融時報》記者了解到,目前,市場監管部門、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已經建立信息共享合作機制,實現私募基金登記注冊數據及時推送。下一步,要持續對機制進行優化完善,市場監管部門繼續將基金注冊信息及時告知金融管理部門,金融管理部門、市場監管部門予以持續關注,并列入重點監管對象,實現數據信息全面共享,更加密切與市場監管、證券監管等有關部門的協作配合,有效提高準入效率和事中事后監管能力。

責任編輯:袁浩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