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國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國金融家 / 正文
【兩會專訪】全國人大代表文愛華:發展鄉村金融 支持鄉村振興

  “鄉村振興離不開金融,更離不開鄉村金融?!痹谌珖舜蟠?、中國建設銀行湖南分行行長文愛華看來,鄉村振興戰略是國家重要戰略,當前必須大力配套發展鄉村金融,引導資金和綜合金融服務向農村地區流動,大力支持鄉村振興。

  “作為一名來自湖南的代表、來自金融系統的代表,要立足新時代,承擔新使命,貢獻新作為?!苯?,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文愛華這樣說。

  “作為國有大行,助力鄉村振興就是中國建設銀行的新使命、新擔當。湖南是農業大省,建行湖南省分行生于斯長于斯,理應在鄉村振興的時代大潮中發揮更大作用,先行先試,為社會賦能、為村民解困、為鄉村振興提供金融活水?!蔽膼廴A說,“鄉村金融是我們近年來及今后一段時期的重點和關鍵性工作,以此來全力支持和推動鄉村振興?!?/p>

  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3月末,建行湖南省分行涉農貸款余額965.47億元,較年初新增68.32億元,新增額已經相當于去年的8成。

  “如何引導資金流進農村?鄉村振興的錢又從哪里來?”今年出席全國人大會議,文愛華帶來的兩份建議,一份關于發展鄉村金融,一份關于加大財政投入,就是他針對上述問題提出的解決之道。

  

  優化鄉村金融頂層設計

  在任何一個領域,頂層設計的指導意義都不言而喻。

  作為一名農村金融的參與者、親歷者,文愛華介紹說,經過40年的發展,農村金融生態環境、服務體系更加完善健全,目前農村地區總體上實現了人人有銀行結算賬戶、鄉鄉有ATM、村村有POS;近十年涉農貸款平均年增速達16.5%,涉農貸款余額占各項貸款的比重提高到24%;農業保險業務規模位居全球第二。

  但他指出,相比城市而言,農村金融服務仍然存在較多問題:一是金融服務主體單一,縣以下的銀行主要是農商行、郵儲銀行等,保險公司、證券公司、投資公司對鄉村的支持也比較少。二是農村地區的存貸比過低,金融領域長期存在“農村補貼城市、農業補貼工業”的現象。三是金融服務和產品簡單,缺乏產品體系,更沒有綜合服務,對農業產業的信貸支持不夠,農業保險的范圍主要集中在相對風險較低的水稻、玉米、小麥種植。四是農村普遍存在金融知識缺乏、金融意識不強的問題。

  文愛華認為,當前農民收入依然不高,依靠自身的儲蓄難以實現經濟較快增長,財政投入也有限,不可能大包大攬。因此,發展鄉村金融對鄉村振興具有重要作用。

  “首先,應在國家統一的金融框架下,出臺專業性的鄉村金融法律?!彼赋?,目前我國還沒有對鄉村金融制定專門的法律,應積極開展鄉村金融的立法研究和立法準備工作,在條件成熟的情況下,盡快制定相關法律,優化鄉村金融頂層設計,為鄉村金融的發展提供法律支撐。

  文愛華還建議,要優化金融監管,加大政策扶持,為鄉村金融發展營造更加有利的環境。一是監管部門積極推進由主體監管向功能監管轉變,在監管部門內部單獨設立鄉村金融部門。在人民銀行下設鄉村金融促進局,在銀保監會下設鄉村金融監管局,全面梳理現行的鄉村金融監管政策,根據當前形勢進行合理優化。在金融機構考核評價方面,除了涉農貸款以外,單獨增設鄉村金融等方面的指標。二是繼續用好差異化準備金、農業貸款貼息、涉農機構補貼等工具,對在鄉村金融方面積極作為的金融機構進行補貼和激勵;同時相關激勵不只是局限于特定的金融機構,而應該綜合考核業務量、成本和貢獻,對所有符合條件的金融機構進行補貼和激勵;適當整合財政惠民惠農補貼,并與鄉村金融進行連接,比如農業產業補助資金,允許進行質押,相關政府部門協助金融機構進行賬戶管理。三是將助農取款平臺打造成綜合化的支付平臺。首先,在鄉村區域開放金融遠程操作的限制。允許商業銀行依托公安、社保等系統,進行實名認證互通,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進一步放開遠程開戶、批量開戶、遠程改密、遠程操作等限制;其次,提升交易限額,助農取款交易限額提升到1萬元,現金匯款、轉賬匯款提升到5萬元。再次,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允許金融機構在農村地區通過合作與代理的模式來發展部分業務。

  “在鄉村振興的背景下,只有少數銀行參與鄉村金融是遠遠不夠的,難以滿足鄉村振興多樣化金融需求?!币虼?,文愛華建議,要鼓勵國有大型銀行積極探索鄉村金融新模式。

  “國有大型銀行響應國家下沉服務的號召,參與鄉村金融,致力于滿足鄉村振興的多樣化金融需求,跟農村商業銀行之間不是簡單的業務疊加或重復,不存在直接競爭關系,而是互補與合作關系。大銀行、小銀行,全國性的銀行、區域性銀行,線上服務、線下服務,共同構建鄉村金融新的生態?!蔽膼廴A說,國有大型商業銀行應成立“三農”事業部或者鄉村振興金融部,依托金融科技和互聯網技術,下沉服務重心,借助第三方的力量,在經營發展、經營服務、運維管理、風險管理等方面進行創新,打造全新的鄉村金融發展模式。金融服務依托相關平臺,實現從線下服務為主向線上為主、線上線下融合轉變,降低金融機構成本,提升服務半徑。在信貸方面從滿足傳統單一的農戶信貸需求,向新興農業生產體系、產業體系、經營體系下綜合多元的金融需求演進。

  加大鄉村振興財政投入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需要投入大量真金白銀,首先必須解決錢從哪里來的問題?!蔽膼廴A表示,財政投入仍然承擔著從資金上保障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重任。

  近年來,國家財政對鄉村振興的投入持續增長,占比不斷提升,但由于鄉村基礎薄弱,財政投入離實現鄉村振興總體要求仍有距離,主要體現在增量不足、存量整合不足、以及投入效益不足三個方面。

  針對這些問題,文愛華建議,第一,加快頂層設計,構建完善財政支持的政策體系和體制機制。一是建立財政投入保障機制、完善支持政策體系和財政涉農資金使用管理機制等;二是明確各級財政對農業投資、農業補貼、精準扶貧、農村產業扶持的責任,推動城鄉區域融合發展;三是推動財政支農支出的管理模式轉型,明確牽頭部門,充分運用科技力量,從源頭上解決涉農投資條塊分割、管理層級過多、透明度不夠的問題。

  第二,整合財政投入,更好發揮財政投入的乘數和引導效應。發揮財政投入的乘數效應,增加鄉村收入、擴大鄉村內需,并發揮對社會資金投入的引導效應。與此同時,對財政投入情況及政策進行全面梳理,處理好常量、增量、變量政策的關系。

  第三,加大財政投入,更加積極有為,補齊“三農”領域短板。一是加大社會保障投入,建議農村基礎養老保險發放金額與國家貧困線保持一致。二是加大基礎設施建設投入,加強農村道路建設和養護、加強人居環境治理、加強醫療衛生建設。

  第四,加大產業支持,推動產業融合,奠定鄉村振興的基石。一是對第一產業進行價格損失保障補貼、風險保障補貼。二是對農村第二、三產業就近接收農民就業的企業,以市場價或者高于市場價采購農產品,進行補貼,促進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三是加大對農業龍頭企業的扶持,特別是社會責任感強、與農戶聯系密切的龍頭企業。

  “建議財政每年大約增加投入4600億元,按2019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23.5萬億元計算,約占支出的1.95%?!蔽膼廴A表示,這也是在財政承受范圍內的投入。

責任編輯:董方冉
相關稿件
卖黄色赚钱 新疆时时彩五星 排列五试机号 甘肃十一选五助手 今日股市行情大盘走 安徽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浙江12走势图表分析 北京赛车app 福彩3D专家预测频道 三分时时彩开奖结果 宁夏11选5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