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國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國金融家 / 正文
【特別策劃】金融業迎來更高層次開放

  

  近日,國務院推出修改外資銀行和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等措施,全面取消在華外資銀行、保險公司、證券公司、基金公司業務范圍限制,鼓勵外資機構深度參與中國的銀行、保險、證券等業務,并針對一些領域提前開放了時間表。上述金融開放措施,標志著在百年未有之全球經濟大變局下,中國金融業將實現更大范圍更高層次的雙向對外開放。

  金融開放更加全面  

  深度廣度不斷提升

  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金融市場實現了從小到大的快速發展,銀行業、股票市場和債券市場規模均跨入全球前列,在實現規模擴大的同時,迫切需要進一步提升金融市場的深度和廣度,提升金融發展的質量,實現由大到強的跨越。

  金融體系發展與金融市場開放互相促進,金融市場開放將進一步改善我國的營商環境,提高金融服務消費者的水平,提升資源分配效率,更好地為實體經濟服務。新一輪金融開放目標是推動形成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高水平對外開放新格局。加快金融業對外開放,中國金融市場發展將從數量型擴張轉向質量優先的穩健增長,提升經濟增長的質量和效率,筑牢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堅實基礎。

  綜合看,新一輪金融開放呈現以下發展特征:

  一是以準入前的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統領整體金融開放進程。本次金融開放舉措具有全面覆蓋的特征。具體說就是對外開放將繼續按照國民待遇原則,逐步放開股比限制和業務牌照限制,縮短金融領域負面清單,在涉及金融牌照的全領域放寬外資金融機構持股比例限制,激發外資金融機構參與中國金融開放的積極性。

  以準入前的國民待遇推動金融開放,對內資和外資金融機構一視同仁,除了提高對金融消費者的服務水平外,從宏觀角度看,更重要的是提升資源分配效率,讓金融業更好地為實體經濟服務。

  二是資本市場開放由通道式走向全面市場互聯互通。近年來,中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采取了建立多種通道的模式,相繼推出滬港通、深港通,為境內外股票市場提供連接紐帶。2017年6月, 中國A股正式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以及全球指數,是中國股票市場發展的里程碑,為境外主體配置人民幣股票資產提供便利。2017年7月,債券通“北向通”上線運行,為境外投資者進入中國內地債券市場增添了新管道?!皞ā睒I務開通以來,新增投資境內債券大約有1/3的通過債券通管道。

  資本市場互聯互通有利于打造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引導更多中長期資金特別是外資進入市場,改善市場結構,發揮資本市場在股權融資、價格發現和風險管理方面的作用和功能,推進國內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三是中國金融市場開放與人民幣國際使用相互作用,彼此成就。新一輪中國金融開放應該突出推動本幣優先原則,穩妥有序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開放,推動少數不可兌換項目的持續開放,按照“成熟一項、推出一項”的思路逐步擴大開放。

  2018年3月,彭博宣布把以人民幣計價的中國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分20個月逐步完成。目前大約有超過5-6萬億美元的資產在追蹤國際三大主流債券指數,一些境外機構投資者偏好采用參照市場指數構建資產組合的被動性投資策略。人民幣債券納入全球主流指數后,投資者跟隨指數變化相應增加投資組合中人民幣債券的占比,境外投資者在中國債市中占比或進一步升至5%-10%的水平,可能帶來高達3-6萬億元人民幣的資金流入。預計將有近390只中國債券符合納入要求,未來中國債券可在54萬億美元的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中占近5.5%的比重,使人民幣債券成為該指數中位列美元、歐元、日元后的第四大貨幣債券。

  四是自貿區在金融開放中發揮引領作用。在中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進程中,中央支持上海自貿區、海南自貿區在金融對外開放方面先行先試,高度重視和支持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

  《建設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推出金融開放和創新措施,提出建設國際金融樞紐,大力發展航運金融、科技金融、飛機船舶租賃等特色金融,支持廣東金融機構與港澳金融機構合作,共同發展離岸金融業務,逐步擴大大灣區人民幣跨境使用的規模和范圍等?;浉郯拇鬄硡^要素跨境流動的制度創新和政策突破與內地金融市場加快推動新一輪對外開放相互一致,在國家建設現代化開放型經濟體系、金融市場加快推動新一輪對外開放的總體框架下,粵港澳大灣區將在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打造高水平開放平臺、培育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方面做出前瞻性探索,加快推進區內金融市場互聯互通,推動資本跨境流動的政策突破,打造大灣區共同市場。

  

金融業進一步對外開放給外資銀行在華業務拓展了極大空間。圖為第二屆進博會上的南洋商業銀行展臺。

  金融業雙向開放  

  將吸引更多外資金融機構進入中國市場

  中國金融業雙向對外開放將進一步推動外資金融機構在華運行和業務拓展。

  目前,外資金融機構在華市場份額仍然偏小。從資產占比看,外資銀行在內地銀行業的市場份額不足2%,遠低于OECD國家10%的平均水平;合資券商的市場份額為1%上下,外資保險機構的市場份額則為6%左右。

  外資金融機構的盈利能力弱于本地金融機構。截至2018年底,外資銀行在中國整體銀行業的凈利潤中僅占1%,外資銀行資產回報率為0.75%,合資券商平均ROE為-2%到8%,低于行業平均水平的5%到16%。

  外資銀行在內地金融市場發展緩慢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一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以美國為首的歐美銀行業在反思后,重新調整全球區域格局和業務發展重點,客觀上導致一些大型國際銀行的國際化程度有所下降。二是國際監管趨勢變化。近年來,美歐對銀行的資本、杠桿比例、流動性指標有了更嚴格的要求,尤其是2015年金融穩定理事會通過了《總損失吸收能力原則及條款》,提高系統重要性銀行的合規難度,保持有效增長。為此,全球銀行業積極調整發展戰略,其關注重點開始從量轉向質,從規模擴張轉向更加注重資產配置的優化和布局結構的改善,一些國際性銀行選擇回歸本土市場,根據跨境經營成本和監管成本的變化,調整在新興市場的布局。三是經濟環境的變化,反全球化的潮流以及貿易保護的抬頭,地緣政治沖突多點爆發、風險因素和不確定性的加速積累使銀行國際化經營更加謹慎。

  在上述三個方面因素的影響下,全球范圍內有三成左右的系統重要性銀行出現了國際化水平下降,改變了原有的國際化擴張路徑。近年來,外資銀行境外資產的規模逐年降低,2007年,外資銀行境外資產規模為中資的13倍,到2017年縮小為1.2倍,這既體現了外資系統重要性銀行海外布局基本成熟,也顯示了中國主要銀行海外發展的速度非???。

  當然,中國在外資金融機構市場準入等方面的嚴格要求,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外資金融機構在國內的發展。因此,提升中國金融市場的開放程度,放寬境外金融機構的市場準入限制,將為外資銀行發展提供更大的空間。

  中資銀行國際化程度  

  面臨新的挑戰

  2018年末,五家大型國內商業銀行的境外總資產達12萬億元,貸款余額5萬億元,比10年前增長了4倍多。從機構數字上看,目前中資銀行在65個國家設立了1300家機構,幾乎遍布亞太、北美和歐洲,通過IPO和海外并購等方式進行全球化的資源配置。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和浙江大學發表的2018年《銀行業國際化報告》研究發現,發展中經濟體銀行國際化指數(BII)平均為26,表明發展中國家銀行國際化整體水平相對低于發達國家平均水平(指數均超過50)。中國的銀行國際化水平在發展中國家中占據中等偏上的位置,表明中國銀行業的國際化水平已達到發展中國家的領先水平,但與發達國家相比仍然存在一些不足。

  從整體看,中資銀行的國際化發展仍然存在海外機構設置數量少、覆蓋地域化拓展程度有限、業務產品種類少等突出問題,在資產和利潤方面則表現為境外資產占比和境外利潤占比平均水平遠低于西方主流國際性銀行,顯然,中國銀行業國際化仍然需要加速推進。

  從業務運行模式上看,長期以來,中國銀行業的國際化經營基本延續母行在國內市場的業務模式,海外業務仍以傳統對公業務為主,把貸款業務、銀團貸款業務、國際貿易融資業務、國際結算和清算業務等作為核心業務,同時一些主要銀行的內部績效考核仍以規模指標為主,各行的海外業務增長大多體現在信貸資產規模連年迅速增長上,貸款業務占總資產比例和利息收入占總收入比例均遠高于西方同業水平。顯然,中國銀行業的國際化仍然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總體看,中資銀行國際化面臨國際銀行業監管、國際市場結構性變化,以及自身發展等因素的制約和挑戰。

  目前,巴塞爾框架下的國際監管規則和各國日益龐雜的反洗錢監管措施使中資銀行“走出去”面臨巨大的監管挑戰。全球主要金融中心普遍存在法律條文繁多、合規監管要求嚴格等特點,在一定程度上為中資銀行業新設海外分支機構體系構建和海外業務拓展帶來明顯的制約。

  管理模式的挑戰。中資機構境外布局高度重疊,均集中于美日歐發達國家及東南亞地區,布局也主要是從金融中心到區域核心城市。同質化的業務策略和管理模式導致中資銀行業海外機構缺乏競爭優勢。

  人才不足的挑戰。人才不足制約了中資銀行的國際化發展,迫切需要通過國際化培養完整的人才體系。

  互聯網、金融科技發展帶來的挑戰。中資銀行需要加強與各種地區和金融機構的合作,建立網絡化的布局,提升應對各類挑戰的能力。

  對外開放步伐加快  

  中資銀行迎來國際化新機遇

  新一輪金融開放將推動中國銀行業更好地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提升全球競爭力,加速推進國際化進程。中國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水平的不斷提高,迫切需要中資銀行在全球市場提供各種類型的綜合性金融服務,加快實現業務創新和轉型,提升金融產品的多元化程度,在國際結算、外匯買賣、國際信貸、債務發行、國際清算等傳統國際業務的基礎上,根據新的市場需求,及時設計并提供多元化、多幣種的產品體系,推進銀行業國際化發展。

  具體而言,中資銀行國際化面臨兩大發展機遇。

  一是人民幣在國際貿易和投資中的使用有效地促進了中資銀行業的國際化進程。在海外機構的布局以及全球化的服務網絡構筑方面,人民幣國際化像一根繩,把所有在海外的資源、服務、系統穿起來,以發揮合力作用,圍繞著本幣服務的能力和水平,為境外的企業提供銀行貸款、境外發債等形式多樣的金融服務。

  二是“一帶一路”發展倒逼中資銀行提升國際化水平,迫使其境外機構加快提升綜合金融服務能力,中資銀行服務對象也將從傳統的跨國企業轉向各類金融機構和個人客戶。

  開放水平和開放質量的提高不僅對中資銀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帶來了更加激烈的競爭。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中資銀行開始積極布局海外區域及拓展國際業務,在此過程中面臨不少挑戰。一方面中國銀行業在國際市場的滲透率與國際大行仍有差距,另一方面國內銀行業有高度趨同、高度同質化的現象。

  中資銀行業國際化戰略前瞻要參照國際領先的銀行發展經驗,實現區域和客戶定位的差異化,推進業務結構的多元化和管理模式的現代化,以提升金融產品服務的體系、完善合規體系、解決授信、服務產品以及管理模式等問題。

 ?。ㄗ髡邽橹秀y香港首席經濟學家、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學術委員)

責任編輯:董方冉
相關稿件
卖黄色赚钱 手机qq麻将怎么改性别 江苏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pk10赛车开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20选8开奖走势图 22选5每天几点开奖 舟山飞鱼近期开奖号 姚记棋牌特邀送180 星悦浙江宁波麻将 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波克城市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