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國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國金融家 / 正文
【特別策劃】回首向來蕭瑟處 何妨吟嘯且徐行——中國銀行業改革成就回眸

  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銀行業已風雨兼程走過70年,尤其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銀行業銳意進取、砥礪前行,承受住了國內外經濟環境波動、行業資產質量堪憂、利率市場化深入推進、社會融資渠道多元化、金融科技競爭考驗等多重壓力,始終堅持以黨建工作引領行業發展,堅持立足國情實際,堅持市場化原則、問題導向,以風控為本,穩中求進,從“跑馬圈地、高歌猛進”到“集約經營、價值創造”,全面、持續、漸進式深化改革,通過逐步調整經營結構、轉變增長模式、改革體制機制、創新發展動力,實現了行業規模與盈利水平的穩步增長、治理水平與綜合實力的顯著增強、風險管理與服務能力的持續提升。

  

  行業規模與盈利水平穩步增長  

  

  形成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的銀行機構體系。根據銀保監會最新公布,我國銀行業機構包括1家國家開發銀行、2家政策性銀行、6家大型商業銀行、12家股份制商業銀行、134家城市商業銀行、1427家農村商業銀行、17家民營銀行、812家農村信用社、1616家村鎮銀行、13家貸款公司以及45家農村資金互助社,構建了商業性金融、開發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合作性金融分工合理、相互補充的銀行機構體系。

  行業規模躋身世界首位。1978年底,我國金融業資產總量為3048億元人民幣;2016年底,中國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規模攀升至232.3萬億元人民幣,而美國、德國、法國和日本銀行業規模分別僅為中國銀行業規模總量的50.2%、24.7%、26.3%和27.4%,中國銀行業成為全球最大的銀行體系,工農中建四家大型商業銀行位列全球資產排名前四名;2007-2016年,中國銀行業資產規模增速為364.2%。同期,美國、德國、法國和日本銀行業分別僅為28.6%、-26.6%、-16.2%和35.7%。

  盈利能力保持較好水平。銀行業作為金融業的主要構成,雖然隨著競爭加劇,2011年以來,行業ROA、ROE均較之前有所回落,盈利逐步回歸理性,但仍保持較好水平。截至2019年6月底,中國銀行業資產利潤率1%、資本利潤率13.02%。橫向來看,自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全球銀行業盈利水平明顯下滑,中國銀行業則保持了較好的盈利態勢,2010 - 2016年,美國、歐元區和日本銀行業的平均ROA分別為0.96%、0.4%和0.33%,同期,我國銀行業平均ROA為1.2%。同時,中國銀行業的盈利結構不斷優化,非息收入占比持續提升,從2011年的19.3%逐年提升至2019年6月底的24.05%。

  公司治理日趨完善

  完善有效的公司治理,是銀行最關鍵、最根本的核心競爭力。在金融發展歷程中,我國商業銀行以股份制改革為契機,產權關系逐漸清晰,產權結構更加合理,公司治理體系日趨完善,使銀行有了可供商業化經營的基礎,有效提升了資源配置效率。

  公司治理始終堅持黨的領導。積極探索中國特色現代銀行制度,把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全過程,充分發揮黨委在“把方向、謀戰略、抓改革、促發展、控風險”等方面的作用,堅持在黨委的統一領導下,合理界定不同治理主體的職責邊界,將黨管干部原則與投資者權益保護、經理人的職業化協調起來。

  “兩會一層”履職能力逐步強化。按照現代企業制度,建立了董事會主導下的現代公司治理組織架構。董事會對股東承擔責任,通過董事會運行制度對經營活動中的重大事項實施決策權;高級管理層由董事會聘任,負責執行董事會決策及日常經營;監事會負責對董事會和高管層及其他人員的監督。“兩會一層”之間形成相對有效的制衡機制。

  注重加強激勵約束機制的構建。在賦予高級管理層經營管理職責權限的同時,建立了相對科學合理的績效考評體系,將薪酬體系與風險掛鉤,并配合延期支付機制,對高級管理人員行為加以約束和規范,著力解決薪酬與風險不對稱問題。此外,試點股權激勵等中長期激勵方式,探索將高級管理人員的個人利益與銀行中長期發展目標有機統一起來。

  經營管理創新求變

  收入結構逐漸多元化。一是加強發展中間業務,注重向輕資本運營轉型。中間業務相對傳統息差業務資本占用較小,逐漸成為銀行發力的重點。比如,以投資理財為主要代表的資產管理業務快速發展,雖然2018年出臺了“資管新規”“理財新規”和《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等監管文件,但銀行理財產品余額總體平穩,未出現大幅波動。截至2018年底,全國共有403家銀行業金融機構有存續的非保本理財產品,理財產品數4.8萬只,理財產品存續余額22.04萬億元。此外,商業銀行通過積極開展國際化業務,開拓國際結算、國際卡、賬戶托管等增加中間業務收入。截至2019年6月底,中國銀行業非息收入占比24.05%,較2011年提升4.75個百分點。二是加大產品創新力度,尋求差異化、特色化發展的戰略意識日益強化。通過開展產品創新規劃、健全創新組織、完善激勵機制、規范創新流程,持續提升產品創新能力,在消費信貸、理財產品、電子銀行、現金管理等領域不斷開辟市場競爭并培育鞏固自身品牌。

  綜合化經營趨勢明顯。為提高競爭力,滿足全社會對多元化金融服務的需求,銀行業逐步重啟綜合化經營,探索跨行業的機構創新和產品創新。從合作開發交叉產品和代理銷售等淺層次業務合作,到通過設立或投資入股信托、保險、基金、財務、消費金融、金融租賃等,甚至境外并購,商業銀行正加速從傳統單一的銀行機構向綜合經營的銀行控股集團轉變,進而能夠為客戶提供全面服務,提高客戶忠誠度,實現收入來源多元化。

  運用金融科技提升客戶體驗。銀行業主動適應金融科技蓬勃發展的新趨勢,依托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AI等新技術,在服務渠道及產品模式等方面進行了創新。一是服務渠道實現協同發展,聯動線上線下優勢,提升了整個銀行業的資源配置效率,行業平均離柜率大幅攀升,從2010年平均45.2%上升到2017年的87.58%。通過遍布全國各地的自助設備、網絡銀行、微信銀行等,為客戶提供了全功能、全渠道、全天候的便捷金融新服務。二是在支付、理財等領域積極“觸網”,加速產品創新,如基于消費場景,提供話費充值、水電繳費等服務,推出T+0理財以及多余資金“自動理財”等產品,升級客戶體驗。

  精細化管理水平不斷提升。銀行業逐漸向精細化管理要效益轉變,從規模擴張、要素投入的外延式發展,轉向質量提升、資源節約的內涵式發展。一是注重優化經濟資本配置,建立以經濟資本回報率為核心的管理體系,將收益與風險、成本相統一,經營管理重心逐步轉變為優化資產結構和業務結構,充分計量各項業務成本,進而提高經營效益。二是參考風險進行定價的意識和能力得到加強,能夠對存貸款利率進行精細化管理,逐步開展客戶分層,制定差異化定價策略,對不同的產品要素組合,能夠實行相對靈活多樣的定價調整。三是將信息系統建設作為流程再造、管理提升、服務轉型的驅動引擎,推動銀行流程化、自動化、智能化發展,提高決策能力、管理水平和風險防控能力。

  風控能力不斷增強 

  中國銀行業發展歷程不僅是一部創新壯大的發展史,一定程度上也是一部不斷應對各種風險挑戰、夯實資產質量并逐步提升風控能力的風險經營史。在“摸著石頭過河”的風險經營過程中,中國銀行業形成了全面風險治理架構,樹立了穩健的風險文化與合規意識,堅守住了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強化以資本約束為核心的全面風險管理理念。經過多年的探索積累,我國銀行業風險管控的整體水平有了顯著提高。一是風險管理體系由單一信用風險管理轉向全面風險管理,積極引進和實施巴塞爾協議Ⅰ、Ⅱ、Ⅲ等國際金融監管標準和準則,并立足我國國情,于2012年6月正式頒布《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強化資本對商業銀行業務經營及潛在風險的前置性約束與緩釋作用,風險管理由被動轉向主動,避免業務粗放增長引發不良率高企而最終求助政府、全民買單等非市場化的“免費晚餐”的出現。二是補充銀行核心和非核心資本的渠道多樣化,除內源性資本補充、首次公開發行外,商業銀行還可通過股票增發、發行優先股、次級債務和混合資本債以及開拓境外發行市場等多種途徑來補充資本金,損失吸收能力進一步提升。

  風險抵御能力邁上新臺階。經過不良剝離、補充資本、加強監管以及銀行自身風控能力的提高,我國銀行業應對風險的水平進一步增強。一是資產質量繼續改善。截至2019年6月底,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為2.24萬億元,不良貸款率1.81%,信貸資產本身處于相對安全的狀態。二是貸款損失準備充足。截至2019年6月底,貸款損失準備余額為4.26萬億元,撥備覆蓋率和貸款撥備率分別為190.61%和3.45%,貸款損失準備完全覆蓋不良貸款,風險緩釋能力充足。三是資本充足率穩步提升。截至2019年6月底,商業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71%,資本充足率為14.12%,為其發揮最后的風險抵補功能預留空間。四是流動性較為充足。為強化流動性管理,商業銀行優化資產負債結構,截至2019年6月底,銀行業流動性覆蓋率(LCR)為140.17%,大大高于監管標準(100%),充足的流動性儲備使得抵御風險的能力進一步提升。

  風險處置手段從行政主導向市場模式轉變。不良資產處置逐漸弱化了行政干預,體現市場意志,通過創新使用不良貸款證券化、不良資產收益權的轉讓、市場化“債轉股”等措施對不良資產實施市場化、多元化、綜合化處置。如2016年新一輪債轉股與1999年第一次債轉股相比,其根本不同點便是市場的參與程度不同,由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主體作用,引入市場化轉股定價和退出方式,政府角色逐步弱化,體現了按照市場規則和經濟規律進行風險處置的理念。

  切實擔當社會責任

  圍繞國家重大戰略,不斷滿足重點領域的金融需求。為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一帶一路”建設等國家重大戰略和重大工程、重點項目,提供了長期、穩定、可持續的金融服務。截至2019年6月底,共有11家中資銀行在28個“一帶一路”國家設立了76家一級機構,累計發放貸款超過2000億美元。

  圍繞精準扶貧,助推補齊建設小康社會短板。我國銀行業機構形成政策性金融、商業金融、合作金融聯合協作開展脫貧攻堅的良好格局,加強精準扶貧力度。拓寬金融扶貧覆蓋面,主動對接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建設、扶貧產業、易地扶貧搬遷等領域的金融服務需求,結合實際創新扶貧小額信貸管理辦法,設立扶貧小額信貸綠色通道。截至2018年末,扶貧小額信貸余額為2489億元,扶貧開發項目貸款余額為4429億元。

  圍繞普惠金融,提升人民群眾金融獲得感。金融服務的覆蓋面不斷擴大,網點鄉鎮覆蓋率和基礎金融服務行政村覆蓋率均超過96%,尤其是線上金融的發展進一步帶動提升了金融可獲得性。到2017年底,五家大型商業銀行的普惠金融事業部相繼掛牌成立,并已經有185家一級分行設立了普惠金融事業部分部。小微企業貸款和涉農貸款余額均達到31萬億元,保障性安居工程貸款同比增長42.3%,高于各項貸款平均增速29.9個百分點。

  圍繞客戶需求,持續提升銀行業服務水平。截至2018年末,銀行營業網點總數達到22.86萬個,同時加強金融科技運用,為客戶提供全方位、不間斷服務,全年手機銀行交易筆數達940.37億筆,交易金額達241.68萬億;網上銀行交易金額1639.4萬億元,交易筆數總計1524.7億筆;客服中心人工電話平均接通率達92.24%,連續五年高于90%。同時,銀行業聚焦百姓關切,加大消費者權益保護宣教力度,形成了“政府高度重視、監管扎實推動、協會積極部署、金融機構全力落實、社會公眾廣泛參與”的銀行業消保工作局面,增強了銀行業消費者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能力。

  70載披荊斬棘,中國銀行業發展成績顯著進而在中國經濟騰飛中發揮了助推器功能。但也應看到,隨著我國經濟金融化程度加深,金融發展在一定程度上出現背離實體經濟的跡象,2010-2016年,我國金融業增加值從6.2%上升至8.2%,銀行業金融機構總資產從95.3萬億元增加至232.2萬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16%,遠超GDP同期年均10%的增長率,金融業“虛胖”“空轉”等問題不容忽視。因此,未來我國金融業、銀行業在回歸本源、做回主業上還須不斷下功夫,切實服務實體經濟,形成持續健康的金融深化效果。

責任編輯:董方冉
相關稿件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