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LPR改革持續推進:銀行應為實體經濟融資發揮關鍵作用

  11月20日,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LPR第四次報價:1年期LPR為4.15%,5年期以上LPR為4.80%,均較上期下調5個基點。

  事實上,自今年8月份LPR形成機制改革以來,銀行作為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傳導機制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其“利差收窄”“負債端承壓”等話題受到市場熱烈討論。一方面是“提高政治站位”;另一方面是“利差收窄壓力現實存在”,銀行機構需要思考和研究的是如何發揮好為實體經濟融資的關鍵作用。

  “從短期來看,LPR下行會帶動銀行利潤下行,這似乎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但是從長遠來看,銀行‘讓利’以實現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降低,實體經濟發展又將‘反哺’銀行,最終實現金融與實體經濟的良性循環。”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包括LPR在內的利率市場化改革的推進,將為銀行業長期健康發展奠定良好基礎。

  1年期LPR再度下行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次LPR報價公布之前,市場便對1年期LPR的下行早有預測。預測的依據則是央行此前一系列的“鋪路”舉措,特別是11月5日和18日先后下調1年期MLF利率和7天期逆回購利率。

  “當前,金融機構負債成本下行緩慢,報價行持續下調LPR報價動力不足。為持續推動LPR下行、促進實際貸款利率明顯下降,央行通過下調中期借貸便利利率,并進行公開市場操作,給金融機構減負。”中金公司固收研報分析認為。

  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表示,LPR下調幅度與11月5日央行下調1年期MLF利率5個基點一致,從而明確了央行貨幣政策價格工具的傳導機制,表明央行政策利率變動對LPR變動將產生更直接有效的影響。而在通過“MLF利率—LPR—貸款利率”建立起“貨幣政策—商業銀行—實體經濟”的利率傳導機制過程中,商業銀行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

  然而,值得關注的是,LPR自8月份連續兩個月下行之后,我國實體經濟融資利率下行幅度并不明顯。央行數據顯示,2019年三季度,金融機構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5.96%,比上年末高出5個基點。

  “2019年以來,受外部環境更趨復雜、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等因素影響,我國信用緊縮難題仍未破解。這同時表明LPR引導融資成本下行的有效性仍待加強。”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李佩珈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認為:“要引導貸款利率進一步下行,還需進一步壓低銀行負債成本。銀行貸款定價不是簡單跟隨基準利率的變化而變化,還需要綜合考慮負債成本、凈息差等。在銀行負債成本沒有明顯變動的情況下,商業銀行難有動力大幅壓縮凈息差,甚至LPR報價都難以進一步下行。”

  銀行利差或出現短期收窄

  事實上,本月央行為LPR下行“鋪路”的舉措,其用意即在于降低銀行負債成本。中泰證券認為,降低金融機構負債成本,關鍵在于降低短期市場利率,這正是本月央行下調逆回購操作利率和1年期MLF利率的用意所在。

  “此外,金融監管當局對金融亂象的治理,也對銀行負債端的無序競爭起到整頓作用,包括高收益P2P產品、隱性剛兌產品、假結構性產品在內的不規范金融產品慢慢退出市場,有利于銀行負債端成本趨于下行。”曾剛表示。

  同時,曾剛強調,在市場供求機制發揮作用的背景下,若銀行資產端收益率下行,負債端是不可能長時間持續維持在高位的。未來,銀行息差收窄壓力可能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大。

  近日,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主持召開金融機構貨幣信貸形勢分析座談會時強調,金融部門要提高政治站位,發揮好銀行體系為實體經濟提供融資的關鍵作用。“可以說,銀行是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傳導機制中非常重要的一環,銀行利差在短期內收窄是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題中應有之義。”曾剛表示,銀行在短期內“讓利”于實體經濟,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有利于企業改善經營狀況、降低信用風險,符合當下“穩增長”的客觀需求。

  “對于工商銀行來說,LPR并不是一個很新鮮的事情,我們以前一直在這么做。”工商銀行行長谷澍表示,今年上半年,工行新發放LPR貸款占全部新發放貸款的48%。

  據建設銀行首席財務官許一鳴介紹,建設銀行新增貸款LPR定價比例已達到56%。“LPR定價對于利差管理和收益率水平肯定會有所影響,但只要是市場化的東西,其實都是一樣公平的。”許一鳴說。

  利率風險管理能力亟待提升

  多家上市銀行均表示,目前來看,LPR改革對銀行財務上的影響不是很大。但長遠來看,商業銀行如何在LPR改革的背景下,既能夠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又能夠保持財務表現的穩定,成為市場關注焦點。

  “這確實對銀行提出了一個比較大的挑戰。”曾剛坦言,原來銀行的資產負債管理比較簡單,由于央行基準利率基本保持不變,銀行只需要做好負債成本的管理。然而,LPR改革后,LPR的上行或下行會帶動銀行資產端收益率的變動。因此,銀行就必須做好資產和負債的匹配,利率風險管理的重要性進一步凸顯。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甄新偉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未來,銀行需要重點提升兩個能力,一個是利率風險管理能力;另一個是風險定價能力。具體來說,隨著我國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有效性的不斷提高,銀行要對未來的利率走勢有個相對清晰的預測,提高對于宏觀政策的敏感度。此外,銀行內部管理體系以及與客戶的關系也需要重構。”

  值得關注的是,央行表示,下一步將抓緊研究出臺存量貸款利率基準轉換方案。不少業內專家認為,如果未來存量貸款也按照LPR逐步進行調整定價,則會帶動整個社會融資成本出現明顯下行,對于當下“穩增長”將有非常大的幫助,有利于創造一個良好的外部金融環境。

  長期來看,包括LPR改革在內的利率市場化或將重塑商業銀行市場競爭體系。明明認為,長期以來,商業銀行市場競爭主要靠價格戰而非特色的產品和服務,各家銀行產品和服務同質化現象較嚴重,核心競爭力和經營活力缺失。LPR改革考驗銀行差異化競爭能力,這也是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步驟。

  曾剛預測,未來,銀行發展的差異化趨勢可能會更加明顯。在利率市場化背景下,銀行息差收窄,意味著銀行需要去尋找息差以外的收入來源。在規模相對較大的銀行實現綜合化發展的同時,很多中小型銀行可能會專注于某一類客戶,提升其專業化和本土化的精準服務能力。

責任編輯:楊喜亭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