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行業關注CURRENT AFFAIRS
行業關注 / 正文
冷暖自知 投資者對信托認可度提升

  事件一:中國信登信托受益權信息定期報送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已登記的信托受益人條數共計130.66萬條,較今年一季度末增加了25.79萬條,持有受益權存續總規模20.92萬億元。其中,金融機構、金融產品、其他機構三者的信托受益人條數整體保持平穩;三者合計存續信托總規模為18.37萬億元,占比87.81%。同期自然人信托受益人為110.3萬人次,占總受益人數的84.42%,較今年一季度末增加了21.82萬人次,占總增長數量的84.6%;但其存續總規模僅2.55萬億元,只占同期存續總規模的12.19%。

  點評:金融機構、金融產品、其他機構與個人信托受益人在對應的信托受托規模和受益人數量方面基本呈“倒置”勢態,信托投資依然以金融機構、金融產品、其他機構等專業投資者為主;但個人信托受益人數量的持續趨升,正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投資者對我國信托制度功能優勢的信任度、知曉度在增長,未來個人信托投資者有望穩步趨升。

  事件二:最高人民法院《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正式發布。相關信托內容包括:信托財產在信托存續期間獨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各自的固有財產。委托人將其財產委托給受托人進行管理,在信托依法設立后,該信托財產即獨立于委托人未設立信托的其他固有財產。受托人因承諾信托而取得的信托財產以及通過對信托財產的管理、運用、處分等方式取得的財產,均獨立于受托人的固有財產。受益人對信托財產享有的權利表現為信托受益權,信托財產并非受益人的責任財產。

  點評:當事人因其與委托人、受托人或者受益人之間的糾紛申請對存管銀行或者信托公司專門賬戶中的信托資金采取保全措施的,除符合《信托法》第17條規定的情形外,人民法院不應當準許。此舉進一步明確了信托財產的獨立性,正如《信托法》第16條規定,信托財產與屬于受托人所有的財產(以下簡稱“固有財產”)相區別,不得歸入受托人的固有財產或者成為固有財產的一部分。會議紀要第五章對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糾紛案件的規定,也有效補齊了打破剛兌關于“適當性義務”的闡釋。此外,以會議紀要的形式確定司法裁判準則,有利于統一司法裁判,促使資管機構法務管理的方向更加明確。因此,有業內人士稱,會議紀要對信托公司的影響不亞于資管新規,將使得各機構的法務管理更加精細化,進而更加全面和深入地控制法律風險。

  事件三:安信信托11月15日晚發布訴訟公告顯示,安信信托受讓信托計劃受益權及承擔相關訴訟費用合計約84.7億元,其中已判決案件的金額10.2億元,達成和解的案件的金額9.1億元,尚在審理中的案件金額65.4億元。上述訴訟主要因為安信信托向信托受益權購買方提供擔保、遠期轉讓等兜底承諾而引發糾紛。

  點評:在發布訴訟公告之前,安信信托三季報表現不佳,其前三個季度凈虧損3.45億元,同比下降1533.59%。安信信托稱,在上述案件中,根據部分已有的民事判決書和民事調解書,公司履行相關款項支付義務后,將受讓案涉信托項目受益權,并取得相關信托項目權益,案件產生的訴訟費用、律師費用、違約金等將減少其當期經營利潤。大部分案件尚在審理中,目前,暫無法判斷相關訴訟對公司本期利潤或期后利潤的影響。回想安信信托的歷史,曾在高風險的房地產領域中,業績突飛猛進,高管薪酬令人瞠目,然而,對于業績下滑,多個項目出現逾期風險,安信信托則“甩鍋”稱“因經濟形式及市場變化所致”。2000多億元的資產里究竟還有多少“雷”不得而知,就在11月17日的上海國際馬拉松比賽中,安信信托成為本次賽事的官方贊助商之一。不禁讓人唏噓:家里有礦也經不住折騰啊。

  事件四:牧原股份稱,計劃與華能信托合資設立經營生豬養殖項目的標的公司,未來1年內華能信托投資總規模預計不超100億元,牧原股份投資總規模預計不超110億元。

  華能信托表示,這是公司響應政策號召,支持民生、“三農”、扶貧、實體經濟的舉措。

  點評:華能信托“養豬”并不是信托公司中的首例。2012年,中糧信托就已涉足養豬業。當年,中糧信托與中糧肉食合作,在江蘇東臺試點發行針對規模化生豬養殖的金融投資產品,將外部資金集中于最易于標準化投資的后期育肥和成品豬出欄環節。這款信托計劃規模為1500萬元,期限為12個月,收益率則為“浮動收益率”。這種合作模式可進一步延伸為由農戶或私人養殖企業修建豬舍養豬,信托提供購買和養殖生豬所需的資金,中糧肉食輸出管理和技術的“公司+基地+農戶+金融”模式。業內人士認為,信托公司與相關企業合作涉足養豬行業,是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典型的案例,也是信托公司多元化經營的轉型實踐,信托投資于非金融行業符合多元化經營、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的方針。

責任編輯:梁艷珍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