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產業政策CURRENT AFFAIRS
產業政策 / 正文
加強股權管理 信托業強監管再落子

  防風險與強監管的思路在信托行業發展軌跡中愈發明顯,對于其監管框架也不斷改善、逐步清晰。

  近日,銀保監會發布《信托公司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下稱“暫行辦法”),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銀保監會方面指出,近年來,信托業股權管理亂象導致部分信托公司風險事件頻發,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信托業轉型發展。現行信托業監管規制體系中雖對信托公司股權管理有所規范,但隨著行業發展變化,個別規定可操作性不強、存在監管漏洞等問題日漸顯現,給有效監管帶來不小挑戰。基于此,發布了《暫行辦法》。

  普益標準研究員夏雨表示,《暫行辦法》對信托公司股東、信托公司、監管部門三方的職責范圍進行明晰與細化,有助于規范信托公司股東行為,進而推動信托公司完善公司治理機制建設,幫助信托公司在行業轉型困局中降低管理成本,有望切實推動行業健康、有序、規范發展。

  整體來看,《暫行辦法》的出臺無疑會加速肅清信托行業亂象,而更多監管政策還在路上。此前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曾透露,正在研究起草和完善《信托公司股權管理辦法》《信托公司資本管理辦法》《資金信托監督管理辦法》三項文件,將爭取在年內出臺;在這三項基礎性文件之上,銀保監會還將推出信托公司的流動性管理辦法等。夏雨預計,未來行業股權監管趨勢將更趨嚴格與精細化。

  股權管理亂象亟待治理

  在《暫行辦法》落地之前,信托公司股權管理相關規定參照執行的是2018年發布的《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整體而言,信托業股權監管工作近幾年正不斷改善,但必須強調,股權管理問題依舊存在。一位信托公司人士向記者坦言,信托業歷經多輪起起伏伏,其股權管理特征、風險特征、監督管理體系與商業銀行差異較大等因素,一些股權管理突出問題是很難通過現行制度安排予以解決。事實上在行業發展的歷程中,也出現了不少因為“股權”引發的問題。所以監管一直在研究怎樣合理安排信托公司股權的管理,一方面防范關聯交易、“自融”等市場風險,另一方面也根據信托業務的特點,補足市場空白。

  在上述背景下,彌補制度短板、促進信托股權管理亂象的有效治理、提升信托業股權監管質效迫在眉睫。事實上,在今年的信托工作會上,銀保監會信托部主任賴秀福就強調,核心內容是“三管一提高一加強”,即管戰略、管風險、管股東,提高服務實體經濟的質效,加強黨建。足以見得對股東的管理已經成為信托業發展的重中之重。另一位業內人士也告訴《金融時報》記者,當前信托公司股權管理亂象主要是部分信托公司法人治理存在缺陷,控股股東或實際控制人不明。

  在實際業務操作中,已經有信托公司因股權管理問題被監管處罰。2017年底,中泰信托因實控人狀況不透明及部分業務違規問題,受到原上海銀監局的處罰,責令其暫停新增信托計劃,存續信托計劃不得再募集,并就實控人陽光化問題進行整改。當下,中泰信托背后具體由誰掌控,仍未有進一步披露,實控人陽光化問題有待推進。

  規定已出,但如何有效執行還待解。夏雨表示,對于信托公司而言,一方面需根據《暫行辦法》制定出一套合規、有效的公司治理準則,提升公司治理過程的合規性和管理效率,降低違規成本。具體來看,需嚴格管理股東行為,切實落實關聯交易管理規定和管理程序,嚴防股東利益輸送。另一方面,有條件的信托公司應當適時引入外資投資者,提升自身公司治理水平。外資機構資管業務成熟,治理健全,可將先進的國際經營管理經驗帶到自身公司治理與資管業務當中。

  興業研究宏觀團隊金融監管分析師陳昊則注意到,目前部分信托公司的股東及股權結構與《暫行辦法》的要求相悖,這些不合規的存量如何整改、化解尚有待監管部門進一步明確。

  截至2018年年底,我國共有68家信托公司,這些信托公司的控股股東、主要股東或實際控制人可主要分為幾個類型:一是由央企控股或實際控制的信托公司;二是由金融機構(如銀行、資產管理公司、地方金控等)控股或實際控制的信托公司;三是由地方國企控股或實際控制的信托公司;四是由民營企業控股的信托公司;五是實際控制人或控股公司尚未明確的信托公司。

  “第五類信托公司由于股權結構復雜、實際控制人模糊等原因無論是股東資質還是股權結構都難以滿足《暫行辦法》的要求,《暫行辦法》出臺之后需要設置相應的整改、化解方案。”陳昊強調,對此,銀保監會在《暫行辦法》配套的答記者問中指出:“《暫行辦法》發布后,對于信托公司存在的股權管理不符合《暫行辦法》要求的情形,銀保監會將及時出臺相關配套辦法,明確信托公司整改的過渡期安排等要求。”

  強化股東資質要求

  縱觀所有類別的金融機構,股東資質可以一定程度上反映公司的抗風險能力。根據2018年4月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聯合發布的《關于加強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監管的指導意見》要求,《暫行辦法》對擬成為信托公司控股股東的非金融企業股東資質條件進行了嚴格規范,并對境內金融機構、境內非金融機構、境外金融機構等不同類型的股東做了差別化規定。

  某機構人士告訴《金融時報》記者,《暫行辦法》明確控股股東需“連續三年盈利”、凈資產不低于總資產的40%、權益投資不超過凈資產的40%、入股信托公司要求有持續的資本補充能力、“一參一控”(同一投資人參股數量不得超過2家,控股數量不得超過1家)等,有助于提高股東對信托公司的支持能力和完善公司治理結構。

  另外,隨著中國經濟下行壓力仍在,信托基礎資產風險抬頭,風險資產率連續六個季度上升,2019年上半年達到1.54%,其中集合類信托風險資產率最高,已達到2.14%,為歷史最高水平。在當前經濟金融形勢下,上述機構人士表示,加強股東資質要求有其重要性和必要性。“信托公司風險控制能力重要性提升,而資本實力對于風險事件的控制有本質的影響,所以股東實力的增強也有助于提高信托公司對風險事件的抵抗能力。”他對記者說道。

  對此夏雨則表示,“一參一控”將對股東較為分散的信托公司,尤其是民營控股的信托公司造成重大影響。同時,《暫行辦法》要求五年股權不得轉讓,可有效防止民營資本進行套利,保證了信托公司的穩定經營。

  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沿用《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相關規定,《暫行辦法》明確金融產品可以持有上市信托公司股份,但單一投資人、發行人或管理人及其實際控制人、關聯方、一致行動人控制的金融產品持有同一信托公司股份合計不得超過該信托公司股份總額的百分之五。信托公司主要股東不得以發行、管理或通過其他手段控制的金融產品持有同一信托公司股份。同時,考慮到金融產品本身不具有民事主體應具有的權利能力,無法有效履行股東權利義務和責任,且行業內由金融產品實際控制的信托公司在公司治理方面暴露了問題與不足,《暫行辦法》要求投資人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為金融產品的,該投資人不得為信托公司的主要股東。

  針對外界所關注的“百分之五”這一特殊安排,某信托業內人士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暫行辦法》第七條規定,信托公司主要股東是指持有或控制信托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或表決權,或持有資本總額或股份總額不足百分之五但對信托公司經營管理有重大影響的股東。金融產品可以購買上市信托公司股票,但從監管對股東的統一要求來看,金融產品無法履行股東責任。因而,監管從限制金融產品持股比例入手,避免金融產品成為信托公司主要股東,從而也避免金融產品持股可能帶來的控股股東或實際控制人不明的問題。

  切斷關聯交易利益輸送通道

  與商業銀行面臨的問題類似,過去,一些信托公司股東方面出現了繞道多層的影子股東。加強穿透監管,切斷關聯交易等利益輸送通道,是治理信托公司股權管理亂象的“牛鼻子”。強化信托公司穿透式管理,強調透明化和實際控制人陽光化,防止成為資本大鱷的工具,也早已成為監管的重要目標。

  2018年3月,證監會起草的《證券公司股權管理規定》內容已涉及“證券公司控股股東門檻、股東穿透核查、券商股東持股期限”等內容。《暫行辦法》也對關聯交易等相關內容作出規定。

  用益信托研究員帥國讓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暫行辦法》明確監管部門股權穿透監管措施和手段,對信托公司股東或信托公司股權管理違法違規行為可采取的監管措施等政策,有利于提升信托公司治理水平,加強對信托公司的關聯交易管理,防止信托機構成為股東的圈錢工具。

  夏雨認為,通過股東穿透監管、關聯交易管理、金融產品入股以及違規股東懲戒等,將有效提高信托公司股權透明度,規范隱性股東和股權代持現象,防止主要股東濫用權利、掏空信托公司等行為,將有效保護信托公司利益,而對于法人治理和風險管控滯后的信托公司來說將是一大考驗。

  對此,《暫行辦法》第五十四條明確,信托公司應當將所開展的關聯交易分為固有業務關聯交易和信托業務關聯交易,并按照穿透原則和實質重于形式原則加強關聯交易認定和關聯交易資金來源與運用的雙向核查。

  陳昊表示,《暫行辦法》對于信托公司關聯交易的管控統一涵蓋了信托公司的表內和表外業務。根據原銀監會2007年發布的《信托公司管理辦法》,信托公司的信托業務是指:“信托公司以營業和收取報酬為目的,以受托人身份承諾信托和處理信托事務的經營行為。處理信托事務的經營行為。”與之相對應,信托公司的固有業務則是信托公司通過資產負債表內的資產對外進行投資等行為的業務。

  針對關聯交易資金來源核查問題,《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主要是通過對商業銀行資金運用的風險暴露設置上限的方式,對商業銀行關聯交易進行管控。而根據《暫行辦法》,信托公司關聯交易不僅需要對資金運用,還需要對資金來源進行核查。同時,不同于商業銀行,《暫行辦法》并未對信托公司對于股東或其相關方的風險暴露設置相應上限。

  陳昊提醒,信托公司業務主要為表外的信托業務,如若信托公司股東通過信托計劃多層嵌套等方式進行“自融”等關聯交易行為,則需要對資金來源與運用進行雙向核查才能及時準確防范相關風險。同時,信托公司難以像商業銀行表內風險敞口一樣以某個參數(如一級資本凈額)的一定比例來限制具體的風險敞口。“不過,相信監管機構在實際執行之中也將嚴格把控、審核信托公司關聯交易過多的情況。”他說。

責任編輯:余嘉欣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