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居民杠桿率持續上升?

“房住不炒”有助短期“穩杠桿”

  在近日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9》中,央行連續第二年關注居民部門的杠桿率問題,強調“應堅持從宏觀審慎視角防范住戶部門債務風險”。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報告顯示,居民杠桿率在今年前三個季度分別增長1.1、1.0和1.0個百分點,全年增幅可能會超過過去十年的平均值。

  短期居民杠桿率上升空間不大

  “綜合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和國際清算銀行(BIS)數據來看,當前我國居民杠桿率在全球處于中等水平,但在發展中國家明顯偏高。如果按照家庭債務余額與可支配收入的比值計算,我國居民債務負擔在全球范圍內也處于較高水平?!睎|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對《上海金融報》記者指出,“根據央行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9》,2018年,我國住戶部門債務收入比為99.9%,同比上升6.5個百分點。其中,房貸收入比(個人住房貸款余額/可支配收入)為47.4%,較上年上升3.7個百分點。根據OCE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數據,2017年美國這一指標為107%。據以上標準判斷,未來一段時間內我國居民杠桿率進一步上升空間已較為有限?!?/p>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學智對《上海金融報》記者指出,不僅是我國,居民部門杠桿水平上升是全球性現象?!盁o論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杠桿水平都在提升。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發達經濟體居民部門杠桿率為72.8%,比2018年末提升1個百分點;新興經濟體居民部門杠桿率為42.3%,比2018年末提升2.5個百分點。近幾年,我國居民部門杠桿水平持續提升,當前杠桿水平幾乎比2012年以前翻了一倍。2019年三季度末,我國居民部門杠桿率為56.3%,高于新興經濟體整體水平,低于發達經濟體水平,基本與我國經濟發展階段相匹配?!眲W智稱。

  不過,劉學智也指出,我國居民部門杠桿水平存在兩方面風險?!耙皇墙鼛啄暝鲩L過快。2010年以來我國居民部門杠桿水平快速上升,快于經濟增長速度和經濟結構轉型速度,需要有所控制。二是杠桿結構不合理。杠桿增長主要集中于中長期住房類信貸,導致債務泡沫風險上升。因此,應主要從這兩方面入手防范住戶部門債務風險——有效防控居民債務水平杠桿上升,重點是控制中長期杠桿水平的上升,對于消費貸款,政策應適度支持,要與經濟運行相匹配;同時,應在控制居民部門總量杠桿水平的基礎上,推動杠桿水平的結構優化?!?/p>

  王青認為,當前居民杠桿率攀升對消費的抑制作用比拉動作用更為明顯?!耙话銇碚f,在房地產因素推高居民杠桿率的背景下,其對消費的影響有三個方面:擠出效應、財富效應和帶動效應。擠出效應是指居民買房后,月供等因素導致可支配收入減少,消費支出被迫壓縮;財富效應則體現在房價上漲后,財富增長會提振居民消費信心;帶動效應是指居民購房后,裝修及部分家電等支出會相應增加??紤]到建筑裝潢、家電及音像制品在社會消費品零售中的占比分別僅為2%和6%左右,帶動作用較為有限;而財富效應與消費信心及房價預期等因素相關,難以直接測量。我們認為,一段時期以來房地產市場持續高位運行,推動居民杠桿率較快攀升,其中擠出效應對消費的影響更為明顯,已居主導地位?!蓖跚喾Q,“從2008年以來的新房價格、房價收入比、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城鎮居民人均收入增速等數據對比可以看出,收入增速下滑對消費減速的影響或不及房價快速攀升帶來的擠壓效應。此外,央行在7月發布的《中國區域金融運行報告》中指出,房價上漲所導致的居民杠桿率每上升1個百分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就下降0.3個百分點?!?/p>

  “短期來看,居民部門杠桿水平增長必定增加當前個人可使用資金,會促進當前消費增長。但從長期看,如果居民部門杠桿偏重于長期負債,則將透支未來的收入,對消費形成抑制?!眲W智表示,“為了拉動消費增長,在控制住居民部門整體杠桿水平的前提下,可適度加大消費信貸發展速度。與此同時,要提升社保水平、居民收入水平,加強養老、醫療、教育保障,才能增強居民愿消費、可消費、敢消費的能力?!?/p>

  防范居民債務風險如何未雨綢繆

  “從宏觀層面看,影響居民杠桿率的主要因素是經濟結構和經濟增長方式。當經濟增長以投資拉動為主時,居民部門杠桿率相對較低,而企業部門杠桿率較高;當經濟增長以消費拉動為主時,居民部門杠桿率相對會高一些,而企業部門杠桿率應該適當降低。隨著經濟結構轉型升級,消費在經濟增長中的比重逐漸提升,居民部門杠桿水平可能還會逐漸上升,可能逐漸向發達經濟體水平靠近?!眲W智表示,“從微觀層面看,影響居民部門杠桿水平的因素有消費傾向、收入水平、社會保障、文化習俗等。近幾年,我國居民部門杠桿率上升的主要影響因素是消費傾向,增長的杠桿債務大部分用于住房消費。不過,購房行為并不完全是消費行為,為了抑制過度的個人投資行為,防范房地產泡沫風險,‘房住不炒’的政策總基調有助于居民杠桿水平增長勢頭趨緩?!?/p>

  在王青看來,居民杠桿率變化長期取決于房地產行業走勢,短期則主要受房地產調控政策的影響?!白?017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召開,特別是十九大報告確定包括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在內的‘三大攻堅戰’以來,盡管居民杠桿率仍在持續攀升,但增速已轉入下行軌道。未來,我國經濟更強調高質量發展,房地產在整個經濟中的作用實際呈弱化趨勢,加之當前城鎮居民套戶比已超過1,剛性居住需求整體已得到較大程度滿足,未來房地產行業、房地產市場或將呈現減速增長格局,這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長期居民杠桿率走勢?!?/p>

  “短期來看,盡管2020年房地產調控政策會更趨靈活,但‘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以及‘房住不炒’基調不會動搖,意味著居民杠桿率大體上會延續2017年以來的減速上升勢頭,2020年季度環比增幅有望降至1.0個百分點以下?!蓖跚啾硎?,“當然,如果放在更長的歷史階段考慮,隨著我國人均收入水平持續提升,消費貸款規模將隨之上升,將成為拉動居民杠桿率上行的一個重要因素。2019年11月,我國居民短期消費貸款在整體居民貸款中的占比為17.9%,處于明顯偏低水平,加之其中還可能包括部分借道流入房地產的信貸資金,實際占比或更低。展望未來,隨著居民收入水平提升,個人征信體系建設逐步完善,消費貸款還有較大增長空間。事實上,這也是世界各國經濟發展的一個普遍規律,但消費貸款通常難以在短期內大幅推高居民杠桿率?!?/p>

  《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9》指出,2018年,我國住戶部門債務負擔與國際平均水平相當,且住房貸款抵押物充足、違約率低,債務風險總體可控,但增速較快,且集中度高、分布不均衡,部分地區住戶部門(主要是東南沿海地區住戶部門)和一些低收入家庭(特別是年收入低于6萬元的有負債家庭)債務風險較為突出。王青認為,應對前者,主要應把“房住不炒”落到實處,避免短期內房價再度大幅走高。同時,要在土地、金融、稅收等政策上,對城市住房租賃市場發展給予更有力的支持,分流“新市民”買房壓力。針對后者,在打好扶貧攻堅戰,有效緩解低收入家庭生活壓力的同時,還可有針對性地加強金融風險提示和金融基本知識普及,幫助低收入家庭樹立正確的財務觀念;加快包括大數據分析在內的個人征信體系建設,也是避免低收入家庭過度負債的一個有效手段。

  “現階段強行推動居民去杠桿不太現實,可能引發房地產市場大幅下行風險,進而對國民經濟和金融體系運行帶來較大沖擊;但繼續容忍居民杠桿率過快上行也不可取,這將導致風險累積,給長期金融穩定埋下隱患?!蓖跚嘀赋?,“長期來看,適當參照全球標準,將居民杠桿率與收入水平掛鉤,能夠較好平衡兩者之間的關系。短期內,可以將繼續引導居民杠桿率增速適度下行,逐步實現‘穩杠桿’作為政策目標?!?/p>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