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金融業開放之門越開越大

為外資帶來全新機遇

  編者按:在過去不到兩年的時間里,中國先后推出了一系列重大金融業開放舉措——放開外資持股比例上限、取消QFII/RQFII(合格境外投資者)額度限制……隨著一系列開放措施的宣布和落地,不僅大批外資金融機構紛紛布局中國市場,海外資金也加速流入,分享中國的市場機遇、投資機遇、增長機遇。在此背景下,一個充滿活力、更富有競爭力的中國金融業態正在逐漸成型。

 

  中外資銀行同臺競技看點多

  ■ 記者 戚奇明

  近日,國務院發文明確提出,降低外資銀行準入門檻,進一步放寬在華外資銀行等金融機構業務范圍限制。在此背景下,外資銀行紛紛加緊布局中國市場。專家表示,中國進一步加大金融業對外開放,滿足了外資金融機構在華發展的需求,未來中外資銀行的競爭將有更多看點。

  開放措施不斷

  國務院近期發布了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以下簡稱《管理條例》)的決定以及《關于進一步做好利用外資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前者主要降低外資銀行準入門檻,以及進一步放寬對外資銀行的業務限制。后者則更進一步,明確“將全面取消在華外資銀行等金融機構業務范圍限制”。

  “《管理條例》的修改和《意見》的發布,是對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今年5月提出的‘擬進一步推出12條對外開放新措施’的具體落實。新措施觸及銀行業的核心領域,將進一步推動中國金融業的開放。”安永金融服務合伙人江海峰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在2001年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后,逐步放寬了外資金融機構設立形式、地域和業務范圍等方面的限制。在2017年11月10日中國財政部宣布進一步開放金融市場后,中國金融監管機構推出了一系列面向外資銀行的開放舉措,驗證了中國政府進一步擴大開放、簡政放權的承諾,表達了中國支持外資積極參與中國市場,為中外金融企業創造公平、透明的政策環境的志向,彰顯了中國在金融領域對外開放的決心和自信。”

  江海峰認為,近一年多推出的針對外資銀行的開放舉措,其背后遵循著相同的邏輯。“首先是進一步放開銀行業的市場準入,提高外資銀行機構的多樣性。其次是擴大外資銀行機構的業務范圍,方便外資銀行機構在中國開展業務。同時,與保險業、證券業等金融業開放相聯系,通過互聯互通等機制,擴大資本市場的國際性,從而實現金融市場整體的立體式的開放。最后,鑒于改革伴隨著風險,優化銀行機構監管規則,建立現代化監管體制。”

  “具體來看,新措施取消了外國銀行機構來華設立外資法人銀行、分行的總資產要求,避免了以往通過資產規模一刀切的準入方式。資產規模限制的取消,有利于資產規模較小但在專業領域突出的外資銀行進入中國,有利于豐富銀行業主體的多樣性,更好地滿足實體經濟的發展需求。”江海峰進一步分析稱,“其次,擴大投資入股外資銀行的股東范圍,進一步放松對于持股比例方面的限制,全面取消單家中資銀行和單家外資銀行入股的持股比例上限。這為外資銀行兼并收購中國商業銀行,特別是中小規模銀行掃清股權比例限制的障礙。第三,新措施進一步放寬了對人民幣業務的準入。長期以來,外資銀行人民幣業務的審批需要較長時間,導致外資銀行機構資金成本相對較高,削弱了外資銀行的競爭力。本次改革允許外資銀行開業時即可同步開展本外幣業務,在人民幣業務準入方面與國內銀行一致化。”

  “以上開放政策已引起世界各國金融機構極大的興趣,許多機構已經或者正在考慮如何加大投資,積極布局中國。期待今后外資銀行在中國會有更好的表現,市場份額能夠得到進一步提高。”江海峰表示。

  外資積極布局

  針對上述新措施,不少外資銀行機構表示認可和歡迎。

  花旗銀行表示,國務院發布的新舉措將有利于促進外資銀行更好發展,為外資金融企業創造更透明的經營環境,同時為市場注入更多活力。

  渣打銀行表示,上述措施讓外資銀行感受到中國正在持續推進更高水平的開放,同時可分享開放的紅利。據悉,今年8月,渣打中國成為中國人民銀行新增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報價行兩家外資行之一,還成為了首家被中國證監會授予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托管資格的外資銀行。渣打表示,將進一步在“一帶一路”倡議、大灣區規劃、人民幣國際化、債券市場開放、跨境貿易,綠色和可持續金融等方面尋找發展機遇,為國企、外企、私企以及個人提供優質創新的產品和服務。

  摩根大通中國區CEO梁治文表示,中國加速開放金融市場的舉措讓外資金融機構備受鼓舞,新舉措將有助于推動外資在華營商環境的進一步提升,提振投資信心。摩根大通將繼續加大在華投入,加強業務平臺建設,以更好地支持其客戶及中國金融市場的發展。

  據了解,隨著中國進一步加大金融業對外開放,不少外資金融機構爭相新設合資券商或提高現有合資券商持股比例至51%。根據證監會披露的信息,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和高盛高華證券兩家券商變更5%以上股權及實際控制人的申請已于11月1日獲得證監會受理。

  目前,瑞銀已正式控股瑞銀證券,持股比例達到51%。摩根大通擬新設的合資控股券商——摩根大通證券(中國)有限公司和野村控股株式會社擬新設的合資控股券商——野村東方國際證券有限公司,均在今年3月13日獲得證監會核準,正在籌備搭建過程中。日本野村控股集團公司董事長古賀信行近期表示,該證券公司“正在加緊準備,計劃在年內開業”,并希望將來能在中國全資持股。

  除上述3家已確定的外資控股券商,瑞信今年4月宣布,已與方正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方正證券”)達成協議,增持其在合資券商瑞信方正證券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瑞信方正”)的持股比例。根據協議,瑞信將通過增資方式,將其在瑞信方正的持股比例由33.3%增加至51%。該計劃相關申請材料今年7月份獲得證監會接收,10月份已獲得受理通知。

  此外,今年3月,新加坡星展銀行申請設立外資參股證券的申請材料獲接收,據證監會最新審批進度詳情顯示,該申請已于4月收到證監會補正通知。

  競爭不可避免

  “外資銀行對開拓中國市場一直有需求,國務院發布的最新措施,放寬了外資銀行在中國金融市場布局的條件,以便其能夠在中國金融市場上與中資行平等競爭。展望未來,中外資銀行的競爭將不可避免。”中國人民銀行鄭州培訓學院銀行診斷中心主任王勇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例如,《管理條例》降低了外資銀行分行吸收人民幣存款的業務門檻,將外資銀行分行可以吸收中國境內公民定期存款的金額下限由每筆不少于100萬元改為每筆不少于50萬元,可能使中外資銀行形成競爭局面。”

  “存款業務是銀行賴以生存的一項重要業務。隨著外資行吸儲門檻降低,部分中資行的存款業務可能被‘搶走’。同時,在把握存款業務風控方面,外資行的競爭力可能略勝一籌。”王勇進一步表示。

  不過,王勇也指出,相關變化對中資行存款業務的影響有限。“從需求端看,隨著中國居民的收入水平提高,已不再單一地把資金配置在銀行存款,更多居民將資金投入各種理財產品,因此,即使降低外資行吸收人民幣存款的門檻,對中資行也不會形成太大沖擊。從供給端來說,經過多年發展,中資行的經營戰略、經營技巧以及科技賦能相關產品和業務的能力都有所提高,在存款業務的經營上不會與外資行拉開太大差距。”王勇表示。

  江海峰認為,除了會在儲蓄業務上展開競爭外,中外資銀行在中間業務和人才領域也會展開競爭。“首先,隨著利率市場化的推進,借貸利差逐步縮小,中間業務的發展成為商業銀行新的利潤突破口。外資銀行憑借創新及服務能力、多元化的產品種類和管理機制,在中間業務方面可能具有一定優勢。其次,隨著外資銀行擴大在華營業范圍,迫切需要大量經驗豐富又了解當地市場的優秀金融人才。而外資銀行工作環境較靈活、薪金報酬具有競爭力,對高端金融人才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市場直投渠道開放加速外資流入

  ■ 記者 田忠方

  今年以來,資本市場外資直接投資渠道持續開放。11月15日,H股“全流通”全面改革推開。此前,國家外匯管理局(以下簡稱“外管局”)已宣布,決定取消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以下合稱“合格境外投資者”)投資額度限制。同時,RQFII試點國家和地區限制也一并取消。

  外資入市將更簡便

  “在多數國際金融市場,海外投資者入市非常簡便。”花旗銀行中國區證券服務部負責人蔡美智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目前外資進入中國的渠道主要有QFII、RQFII、CIBM(銀行間債券市場)等直接投資渠道,以及股票通、債券通等間接投資渠道。隨著中國市場開放程度和外資對中國投資的興趣越來越高,簡化投資渠道的需求不斷提升。

  以QFII和RQFII制度改革為例,證監會在征求意見稿中表示,將以QFII規則為基礎,吸收合并RQFII規則的內容,合并QFII、RQFII兩項制度,境外機構投資者只需申請一次資格。同時,擴大投資范圍,除原有品種外,合格投資者可投資于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新三板)掛牌的股票、私募投資基金、金融/商品期貨、期權等,而且允許參與證券交易所融資融券交易。此外還包括放寬準入條件、優化托管人管理等。

  “通過對QFII/RQFII制度進行改革升級,進一步加強與全球發達金融市場和全球頂尖金融機構互聯互通,與改革開放的基本國策是相吻合的。”瑞銀中國全球金融市場部主管、QFII業務負責人房東明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

  蔡美智表示,QFII/RQFII制度的改革升級,將進一步拓展海外投資者的投資范圍。首先,新規允許合格境外投資機構不僅可以投資現貨,還可進行大宗商品交易,投資衍生商品、私募基金、借券交易等,非常符合海外資金需求。其次,改革大幅提高了海外投資者進入國內市場的速度。“幾年前,取得一張QFII/RQFII牌照或需要兩三年,隨著審批程序的縮短,目前大約僅需一個半月。隨著審批流程的簡化和審批速度的加快,QFII投資渠道必然倍受歡迎。”蔡美智稱。

  “值得關注的是,股票通等間接投資渠道由于入市簡便,成為外資進入A股的主流通道。但由于香港證券市場的名義持有人制度,監管層并不能完全知悉是哪些投資者在進行交易,監管難度非常大。而QFII/RQFII制度類似‘實名制’,每個海外投資者的交易行為一目了然。”蔡美智進一步指出,“寬進嚴管”是全球監管趨勢,QFII/RQFII制度吸引力提升,不僅有利于投資者,對監管而言也是有利的。

  那么,直投渠道的進一步開放,是否會對間接投資渠道造成沖擊?

  對此,房東明表示,截至目前,滬深港通的交易量和活躍度均保持穩步增長態勢。加之QFII/RQFII制度改革尚待落地,且投資范圍與滬深港通存在差異,兩個平臺或平行發展。“QFII/RQFII制度改革后,海外投資者或根據不同的投資戰略需求,在兩個平臺同時增加倉位,實現共同增長的格局。”房東明強調。

  外資流入有望加速

  據悉,由于QFII/RQFII額度限制等原因,海外長期資金如保險資金、養老金等尚未大規模進入中國市場。業內人士認為,隨著相關改革落地,國內市場或將再次迎來大規模海外長線資金。

  不過,鑒于QFII/RQFII的額度尚未用完,有市場觀點認為,本次改革的象征意義或大于實際意義。對此,房東明表示,短期來看,改革對海外資金通過QFII/RQFII渠道進出的影響不大,但取消限額仍具有非常長遠的戰略意義。“舉例來說,在海外消費時,如果身上有多張信用卡,人們通常會傾向于使用不限額度的信用卡。”房東明稱,“同時,開放進程也有先后順序,如果先放開投資范圍,但QFII/RQFII額度有限,也會產生更多不便。簡化QFII/RQFII資格審批、取消額度限制、放開投資范圍的開放次序,不論對養老金或保險資金的長期大量投入,還是滿足海外投資者在不同時點投資國內不同品種的需求,都是具有前瞻性和戰略性的安排。”

  蔡美智表示,雖然此前QFII/RQFII額度還有一部分沒有使用,但外管局取消額度限制仍有很大的現實意義。“此前海外投資者進行債券投資時,大多通過CIBM渠道,不僅資金進出方便,且可避免占用QFII/RQFII的投資額度。取消額度限制后,海外投資者這方面的顧慮將消失,加之收益匯出的程序即將簡化,外國投資者可能會更多使用QFII/RQFII賬戶進行銀行間債券市場的投資,有利于投資渠道的整合。”

  從投資品種看,蔡美智表示,越是大型或成熟的投資人,投資種類越是寬泛,有“潛力”的資產都可能是其投資對象。證監會即將公布的QFII新規,將進一步吸引不同的合格機構投資者。此外,本次改革放開的私募基金,對海外投資者也有非常大的吸引力。

  “中國基金業的發展與國外存在很大不同。海外市場中,公募基金發展更為蓬勃,而在中國市場,私募基金發展非常迅速。從資產規模看,國內私募與公募可分庭抗禮,同時很多優秀公募管理人紛紛轉行私募。更為重要的是,國內私募基金績效表現很多時候優于公募。”此外,蔡美智進一步指出,“在新規放開對私募基金的投資限制后,很多海外機構投資者可投資其集團在中國子公司發行的私募基金產品。雖然這些全球著名的資管公司聲名顯赫,但在中國的知名度還有待提升,銷售成本較高,QFII/RQFII制度改革后,外資基金公司發行的私募基金便可不完全依靠國內的銷售渠道實現規模增長。”

  房東明指出,對于此次QFII/RQFII制度改革擴大的投資品種,海外投資者此前都有非常大的投資需求,如金融期貨、融資融券等,海外投資者期盼已久,業績較好的本土私募吸引力同樣非常可觀。國內商品期貨方面,除了已經國際化的品種外,其他流動性較好的品種也對海外投資者有很大吸引力。

  “中國一直致力于建設全球最好的金融市場,要達到該目標,僅靠散戶的力量非常困難,同時也是不健康的。”蔡美智表示,進一步擴大市場開放,吸引海外相對穩定和理性的機構投資者,對國內市場實現良性循環發展大有裨益。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