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被多國大量拋售

美債不再是“金邊債券”?

  11月19日凌晨,美國財政部公布的國際資本數據報告顯示,9月份海外美債持有人總共減持了343.2億美元,創去年12月份以來最大減持規模,也是海外美債持有規模連續第二個月下降。

  其中,中國減持美債20億美元,至1.102萬億美元。這是中國連續三個月減持美債,也創下2017年5月份以來持有美債規模新低。不過,中國仍是第二大海外美債持有國。日本當月也大舉減持美債289億美元,至1.15萬億美元,創下去年12月份以來的最大單月凈拋售額。盡管如此,日本仍是美債的第一大海外持有國。據了解,今年6月份,日本成為美債最大的海外買家,其持有量超過中國。截至8月末,日本更是以1.175萬億美元創下2000年后期至今美債最高持有紀錄。

  事實上,除日本、比利時等為數不多的國家逆勢增持外,近半年時間,中國、俄羅斯、巴西、英國、瑞士、比利時、印度、加拿大、德國、澳大利亞等多國均在不同程度拋售美債。

  “美聯儲目前進入了新一輪降息周期,以釋放流動性,這對美元債務有稀釋作用。一些美債的債權人,對持有美債的熱情自然會降低。”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財政研究室副主任何代欣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當美元價值出現波動,并對美債形成沖擊時,影響到了中日持有美債的熱情,這是兩國出于短期經濟層面考量作出的決定。從中長期經濟層面考慮,美元價格重新確定的過程,也是全球資本再平衡的過程。當全球經濟發展,尤其是美國經濟發展較好時,美債是各國資本競相追逐的對象。而全球經濟發展狀況不佳且美國經濟增長預期在過去三個季度逐步下調時,美債自然會被釋放出來一些。

  何代欣認為,從全球流動性角度看,釋放美債增強了市場的流動性或者增加了市場中資本的流動。這是應對全球經濟不確定,尤其是經濟下行過程中,各國所采取的積極策略。通過釋放美債而產生的流動性可以進行新的投資配置,也可以填補經濟下行中本國資本的空缺。

  此外,何代欣分析,美債被拋售與一些結構性因素也有一定關系,比如受到加密數字貨幣Libra的沖擊。“雖然Libra計劃并未快速推進,但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數字貨幣本身對主權貨幣會造成一定負面影響,進而蔓延到債券市場。不過,投資人是否已經看到了這些結構性變化,以及這些可能的結構性變化是否已在預期層面影響到了美債的購買或發行,需要進一步觀察。”

  據了解,截至10月31日,美債規模已超過23萬億美元。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估計,包括2020年在內,今后10年的年度財政赤字將保持在1萬億美元以上。那么美債被大量拋售后,將對美國經濟乃至全球經濟造成何種影響?

  何代欣認為,作為金邊債券,美債的定價功能很突出。美債在市場中受到追捧或者遭遇拋售后,會對美元或者美國金融體系造成一定沖擊,并將整體性地影響資本定價和金融市場運行。“美國經濟基本面會對金融市場發展產生作用,金融市場的表現再反過來影響到實體經濟乃至經濟基本面。因此,如果美國經濟狀況無法盡快啟穩回升,美債將處于低位運行,甚至向下運行趨勢,這將反過來影響美國經濟乃至全球經濟復蘇,也將對與美國經貿關系比較密切的國家和地區帶來更多負面影響。這在全球化退坡的現實背景下,絕不是利好消息。為此,各方必須做好應對準備。”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