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債券CURRENT AFFAIRS
債券 / 正文
健全債券違約處置機制 債市“補短板”步伐加速

  本次央行發布的正式公告與6月的征求意見稿變化不大,是對銀行間債市到期違約債券轉讓作出的基礎性制度安排。央行相關負責人此前表示,推動建立到期違約債券轉讓機制,有利于引導專業資產處置機構等多元化主體參與,提高違約債券處置效率、促進市場有效出清,也有利于形成交易鏈條閉環,進一步健全銀行間債券市場交易流通制度,從而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更好地發揮債券市場支持實體經濟的基本功能。

  2019年最后一天,央行網站發布中國人民銀行公告〔2019〕第24號,就銀行間債券市場到期違約債券轉讓有關事宜作出明確。公告指出,到期違約債券,應當通過銀行間債券市場的交易平臺和債券托管結算機構予以轉讓,并采用券款對付結算方式辦理債券結算和資金結算。

  此前的2019年6月28日,央行曾發布《關于開展到期違約債券轉讓業務的公告(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本次央行發布的正式公告與6月的征求意見稿變化不大,是對銀行間債市到期違約債券轉讓作出的基礎性制度安排。

  央行相關負責人此前表示,推動建立到期違約債券轉讓機制,有利于引導專業資產處置機構等多元化主體參與,提高違約債券處置效率、促進市場有效出清,也有利于形成交易鏈條閉環,進一步健全銀行間債券市場交易流通制度,從而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更好地發揮債券市場支持實體經濟的基本功能。

  彌補債券違約處置“短板”

  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1月末,我國債券市場托管規模達到97.6萬億元,是全球第二大債券市場。其中,公司信用類債券托管余額為21.4萬億元,居世界第二位。

  近年來,伴隨宏觀經濟增速下行、經濟結構調整,風險事件及違約情況有所增加,債市“剛性兌付”打破,違約逐步進入常態化。2014年3月,“11超日債”未能按期兌付當期利息,成為中國公募債券市場的首單實質性違約。此后,我國債券市場公司信用類債券違約主體和違約金額增多。

  進入2019年,雖然債券違約勢頭整體趨緩,但新增違約主體仍不斷增加,違約規模仍處于高位。央行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1月末,我國債券市場累計共有167家企業、446只債券發生違約,涉及違約規模2900.8億元。其中,仍處于違約狀態的有125家企業、368只債券,涉及違約金額2429億元。

  隨著債券市場違約常態化,債券違約處置機制的“短板”已經成為制約債券市場健康發展的重要痛點。業內專家表示,當前,我國債券違約處置的市場化程度整體偏低,導致債券違約處置周期較長,處置效率低,處置效果有待提高。同時,過低的兌付比率和冗長的處置周期,反過來挫傷了投資人的積極性,加大一級市場發行難度,使投資人對中低資質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債券產生規避情緒。

  在這一背景下,如何高效處置違約債券、提升流動性,成為業內關注焦點。各方對于“完善債券違約處置機制,提高債券違約處置效率”的呼聲漸高。

  對此,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日前在審理債券糾紛案件座談會上表示,加快完善債券違約處置機制,是落實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加強資本市場基礎制度建設和防范化解風險的客觀要求。當前,我國社會融資規模與經濟需要基本匹配,現階段要優化融資結構,增加直接融資比重,需要加快完善債券違約處置機制,推動市場出清,維護市場秩序,更好地發揮債券市場在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服務實體經濟等方面的作用。

  豐富市場化處置方式

  本次央行發布的第24號公告明確,到期違約債券,應當通過銀行間債券市場的交易平臺和債券托管結算機構予以轉讓,并采用券款對付結算方式辦理債券結算和資金結算。

  公告同時指出,投資人參與到期違約債券轉讓業務前,應當制定相關內部監控及風險管理制度,并簽署承諾函,表明已充分了解參與到期違約債券轉讓業務的風險,承諾遵守國家相關法律法規和銀行間債券市場相關規則,且不會通過到期違約債券轉讓實施欺詐、內幕交易和利益輸送等違法違規行為。

  就在此次公告發布前幾天的12月27日,人民銀行會同發展改革委、證監會起草的《關于公司信用類債券違約處置有關事宜的通知(征求意見稿)》正式發布。該征求意見稿在明確違約處置的基本原則、強調充分發揮受托管理人和債券持有人會議制度在債券違約處置中的核心作用、明確違約處置各方的職責與義務、加大對發行人逃廢債打擊力度的同時,也提出要豐富市場化違約債券處置方式。

  這一征求意見稿甫一公布,即引發各方高度關注,更是被業界視為完善違約處置機制的重磅舉措。

  上述三部委發布的征求意見稿提出,發揮違約債券交易機制作用。支持各類債券市場參與主體通過合格交易平臺參與違約債券的轉讓活動,并由債券登記托管機構進行結算;鼓勵具有專業資產處置經驗的機構參與債券違約處置,促進市場有效出清;債券交易平臺要加強違約債券交易信息的共享和披露,提高市場透明度。

  業內人士表示,央行近期接連發布多個有關公司信用類債券的重磅文件,顯示出公司信用類債券部際聯席機制作用有效發揮,債券市場各項基礎制度正進一步完善,相關監管規則逐步統一。在這一過程中,受到各方關注的債券違約處置機制正不斷健全完善,影響債券市場發展的“短板”在加快彌補中。

  匿名拍賣等方式受關注

  從債券違約處置交易實踐看,多個模式已經在探索之中。在人民銀行的推動和指導下,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和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在違約債券的處置上,進行了探索和實踐。

  從銀行間債市看,2019年2月27日,交易中心組織開展了新一輪債券匿名拍賣,這是匿名拍賣業務上線以來的第三次操作,到期違約債首次進入匿名拍賣。在進入拍賣的3只到期違約債券中,17永泰能源MTN002達成交易。此后,交易中心匿名拍賣業務中時常能看到到期違約債券的身影。

  業內人士表示,匿名拍賣探索到期違約債券交易流通,逐步形成較完善的到期違約債券交易機制,為投資者提供了市場化的違約債券處置手段。此外,債券違約后價格走勢連續性增強,投資者定價能力不斷提高,帶動債券市場信用重定價,進一步促進債券市場向更高質量發展。

  交易中心在創新推出“匿名拍賣”業務的同時,北金所則在探索“動態報價機制”模式。2019年4月,北金所發布消息稱,為完善違約債券處置機制,提高違約債券處置效率,北金所推出以動態報價機制為核心的到期違約債券轉讓業務。這一模式引入私募基金、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及非金融機構合格投資人等更多參與主體,為到期違約債券解決提供新的思路。

  除此之外,交易所債市也在探索債券違約轉讓機制。2019年5月,證監會指導滬深交易所分別聯合中國結算發布了《關于為上市期間特定債券提供轉讓結算服務有關事項的通知》,對違約債券等特定債券的轉讓、結算、投資者適當性、信息披露等事項作出安排。

  業內人士表示,國際債券市場的經驗表明,違約債券作為一種高收益債券,也具有一定的流動性,可以形成一個有效的違約債券交易市場。引導違約債券作為交易標的進行轉讓流通,既有助于其流轉至具有相應風險偏好的投資者手中,也有利于進行后續的市場化風險處置,從而提高違約處置效率,更好地化解和緩釋金融風險。

責任編輯:楊致遠
卖黄色赚钱 有那些网上棋牌 团队赚钱项目 下期排列五专家杀号码 安徽11选5一定牛推荐号 ag捕鱼王怎么打能赚钱 海南麻将游戏下载 重庆快乐10分一天几期 天鸽彩金捕鱼红包 股票指数期货外文翻译 云南快乐十分电视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