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專家訪談CURRENT AFFAIRS
專家訪談 / 正文
務實舉措有助于擴大銀行業對外開放

  10月15日,李克強總理簽署國務院令,公布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條例》本次修訂是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批準的外資銀行準入、業務范圍和監管措施等方面的對外開放政策,為進一步擴大銀行業對外開放提供更好的法治保障。日前,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副主任王剛研究員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認為,未來《條例》的順利實施將有利推動銀行業市場主體進一步豐富和擴大,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在保持國民待遇基礎上促進中外資銀行平等有序開展市場競爭,也有利于中資銀行進一步學習借鑒國際先進理念和經驗,深入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副主任王剛

  《條例》的主要修訂

  《金融時報》記者:10月15日,國務院公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此前,2006年11月11日國務院發布《外資銀行管理條例》。2018年10月25日,為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金融業進一步對外開放的部署和要求,做好相關法律法規的配套修改工作,銀保監會下發了關于《國務院關于修改〈外資銀行管理條例〉的決定(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的公告。今年7月,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發布新一輪金融業對外開放11條政策。本次《條例》的修訂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王剛:本次《條例》修訂主要涉及四個方面內容:

  一是放寬對擬設外資銀行的股東以及擬設分行的外國銀行的條件。取消擬設外商獨資銀行的唯一或者控股股東、擬設中外合資銀行的外方唯一或者主要股東、擬設分行的外國銀行在提出設立申請前一年年末總資產的條件,取消擬設中外合資銀行的中方唯一或者主要股東應當為金融機構的條件。上述金融機構供給端準入條件的放寬將為規模不達標但具備專業特色的“小而精、小而美”的外資機構來華設立機構提供更多空間,為中國金融市場提供更加多元、獨具特色的金融產品和服務,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質效的同時更好地滿足廣大金融消費者的需求。

  二是借鑒國外監管經驗,放寬對外國銀行在中國境內同時設立法人銀行和外國銀行分行的限制。外國銀行可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同時設立外商獨資銀行和外國銀行分行,或者同時設立中外合資銀行和外國銀行分行,以更好滿足外國銀行拓展在華業務的實際需要。與此同時,為防范由此可能產生的風險,銀保監會注重加強風險管控舉措,通過規范高管兼職、交易條件等方式,強化子行和分行各自經營的規范性和獨立性。

  三是進一步放寬了對外資銀行業務的限制。首先擴大外資銀行的業務范圍,增加“代理發行、代理兌付、承銷政府債券”和“代理收付款項”業務;其次降低外國銀行分行吸收人民幣存款的業務門檻,將外國銀行分行可以吸收中國境內公民定期存款的數額下限由每筆不少于100萬元人民幣改為每筆不少于50萬元人民幣;最后在取消對外資銀行開辦人民幣業務審批的同時,明確開辦人民幣業務應當符合國務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審慎性要求。上述規定體現了監管規則的與時俱進。之所以取消對外資銀行開辦人民幣業務審批,主要是因為當前金融發展環境與《條例》頒布時相比已發生較大變化。隨著近年來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持續推進,不少外資銀行在進入我國國內市場之前,已經在境外開辦人民幣業務,因此取消外資銀行申請人民幣業務經營年限要求的時機已經成熟,《條例》相關內容的修改也符合外資機構經營發展的需要。這有助于進一步優化在華外資銀行的營商環境,使條件成熟、準備充分的外資銀行一開業就擁有全面的本外幣服務能力,在為實體經濟更好提供服務的同時增加盈利來源。

  四是調整對外國銀行分行營運資金的監管要求。放寬外國銀行分行持有一定比例生息資產的要求,對資本充足率持續符合有關規定的外國銀行在中國境內的分行,豁免其營運資金加準備金等項之和中的人民幣份額與其人民幣風險資產的比例限制,增強外國銀行分行資產運用的自主性和靈活性。

  總的看來,本次《條例》的修訂是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金融業對外開放系列政策的務實舉措,貫徹依法治國理念為銀行業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提供了法律層面的的規范和指導。《條例》修訂中遵循了擴大開放與維護金融安全并重、擴大開放與自主靈活實施并重、擴大開放與有序推進并行三個基本原則,注重推進金融業對外開放與立足我國實際相結合,以防范金融風險為前提,以中外雙方互利共贏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充分借鑒國外成熟經驗,體現與時俱進的要求。下一步,銀保監會將在《條例》落地實施過程中,盡快出臺《外資銀行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等相關配套制度,力求形成更加完善的對外開放制度體系。

  《條例》實施對外資銀行的影響

  《金融時報》記者:《條例》的實施對外資銀行進入節奏和業務策略有什么影響?

  王剛:第一是中國市場對外資銀行仍然具有很大吸引力。首先,在全球大型經濟體中紛紛實施QE乃至負利率的背景下,我國距離零利率乃至負利率相去甚遠,投資回報率優勢明顯。其次,雖然2017年以來我國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規模增速回落到個位數,但放眼全球,與其他市場相比,中國市場依然具有旺盛的融資需求和不斷增長的特色化金融服務需求。再次,在當前全球不確定性加大的背景下,我國市場相對穩定,可以提供避險投資場所。最后,我國銀行業市場回報率顯著高于全球平均水平。根據麥肯錫《全球銀行業報告(2018)》,2017年全球銀行業平均ROE為9%,當年中國銀行業平均ROE為13.1%。

  第二是預計外資銀行將會對中國市場加強研究,審慎評估,平穩漸進進入。外資銀行在中國發展不盡如人意,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前期監管限制相對較多的因素,也和外資銀行自身存在的一系列問題有關,如母行決策機制、資源配置和戰略偏好、海外多個市場的不同監管疊加、本地客戶服務競爭力不足等多方面因素。在新一輪銀行業對外開放舉措推出后,外資銀行會在汲取以往發展經驗教訓的基礎上,進一步加強對中國市場的研判,對進入中國市場的時機和方式審慎評估,具體進入節奏整體上以平穩漸進為主。對視中國為具有戰略重要性市場的銀行而言,增加投入的可能性更高。

  第三是進入策略上,外資銀行可能憑借多種商業存在形式擴大在華業務,如新設法人和非法人機構、增持中資銀行股份、加強與中資金融機構合作實現優勢互補等。業務拓展策略上,預計外資銀行會突出比較優勢,聚焦重點領域和重點業務。具體而言,發揮其全球金融服務能力和特定細分領域的競爭優勢,與東道國——中國的國家發展計劃戰略相結合。未來可能拓展的空間包括:一是主動對接“一帶一路”,服務我國“走出去”企業和“一帶一路”沿線的重大項目。二是融入我國區域發展戰略,重點加強對粵港澳大灣區、長江經濟帶、京津冀地區重點項目的支持。三是境內外業務聯動,針對我國中高端個人客戶,提供專業化、全球化、一站式私人銀行服務。四是申請發起設立或參股銀行理財子公司,充分發揮外資銀行在資產管理領域的業務優勢,并以此作為大零售業務的突破口。

  《條例》落地對中國銀行業的影響

  《金融時報》記者:《條例》是新一輪金融業對外開放的務實舉措,在提升外資銀行參與中國市場信心的同時,中國銀行業是否將迎來全面開放的大變局?

  王剛:國際經驗表明,唯有經歷了全球化的檢驗,銀行才能真正強大起來,本輪對外開放恰恰為我國銀行提供了這樣的機遇。

  從宏觀上看,本輪對外開放堅持以防范金融風險為前提,并非洪水猛獸,不會大幅度擠壓中資銀行的經營空間,更不會威脅我國金融安全。風險可控前提下的對外開放是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抓手,利遠大于弊。如果不堅持以開放促改革,提升銀行業的金融服務質效,按照利率市場化改革的國際慣例,相當一批競爭力差的機構在供給側改革浪潮中注定會被淘汰。進一步將外資銀行這批“鯰魚”請進來,中資銀行可以學習借鑒其先進經驗和成熟管理機制,推動建設內控嚴密、運營安全、服務質效高、效益良好、有特色和競爭力的現代化銀行體系,為國家金融安全和經濟安全提供重要支持和保障。

  在中觀層面,國民待遇落實后,外資銀行可能從業務和人才兩個維度對中資銀行帶來結構性沖擊。一是人才競爭方面,外資銀行激勵機制更加市場化和靈活,同時業務發展空間逐步打開后,中資銀行的人才流動壓力可能增大。以往外資銀行由于水土不服、業務受限較多等原因,良好的體制、機制優勢未能充分發揮。伴隨《條例》落地,外資國民待遇逐步落實后,一批治理機制完善、了解中國、全球協同突出、激勵體系科學的外資銀行對人才的需求攀升、吸引力增強,中資銀行與外資銀行的人才競爭可能加劇。二是業務競爭方面,外資銀行將主要影響城市業務及新興業務。從空間維度分析,外資銀行業務擴張將主要集中在城市業務,對股份行和城商行形成一定沖擊。由于農村業務對網點的依賴度更高、農村客戶對外來銀行產品和服務的接受速度較慢,外資銀行拓展農村市場的單位效益較低,預計其仍將堅持城市業務為主體,與股份行、城商行展開直接競爭。從業務范疇展望,外資銀行對中資銀行最大的競爭威脅來源于信用卡、財富管理及私人銀行等新興業務。

  微觀層面看,外資銀行在中國市場參與度的提升形如鲇魚效應,進一步推進市場化是中資銀行的必然選擇,也是其追趕國際領先銀行的契機。一方面,中資銀行只有通過市場化,提升戰略決策能力、完善激勵機制,才能在人才和新興業務領域的競爭中掌握主動權。另一方面,外資銀行在人才機制、組織架構、業務模式的領先也倒逼中資銀行進行創新與改革,縮小與國際領先銀行的差距。 

責任編輯:李昂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