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CURRENT AFFAIRS
財經 / 正文
2020年全球經濟走勢謹慎樂觀 三大變數或起關鍵作用

  經歷了2019年的艱難時期,各界對2020年全球經濟走勢大多持謹慎樂觀態度。多數主流預測機構預計,最嚴重的風暴已經過去,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將出現反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將反彈至3.4%,世界銀行的預測為增長2.7%。不過,未來世界經濟發展在很大程度上將受到全球貿易局勢的變化、美國經濟是否陷入衰退以及寬松政策下的債務困境等多個因素的影響。

  經歷了2019年的艱難時期,即便在全球制造業下滑之下,各界對2020年全球經濟走勢大多持謹慎樂觀態度。多數主流預測機構預計,最嚴重的風暴已經過去,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將出現反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將反彈至3.4%,世界銀行的預測為增長2.7%。各界謹慎樂觀的主要原因在于各大央行采取的寬松政策有力地抵消了貿易摩擦帶來的影響以及2019年投資下滑的壓力。

  但這并非意味著2020年的全球經濟會一片坦途。未來世界經濟發展在很大程度上受以下幾個因素的影響:全球貿易局勢的變化、美國經濟是否陷入衰退以及寬松政策下的債務困境。此外,國際金融市場動蕩、地緣政治沖突以及部分國家國內政治沖突還可能會給世界經濟帶來不穩定風險。

  變數一: 全球貿易局勢變化

  在今年經濟走勢的關鍵變數中,全球貿易局勢前景將值得率先關注。美國挑起的貿易摩擦已經對世界經濟造成了顯著負面影響,其未來演變將是影響世界經濟的重要因素之一。大型經濟體之間的貿易緊張加劇,再加上世界貿易組織(WTO)解決國家間爭端的能力喪失,可能意味著國際貿易將回到相對波折的狀態。

  全球貿易摩擦增多表現在許多方面,例如,新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出爐、美國對歐洲實施鋼鐵關稅而引起的爭端以及部分國家正準備效仿美國對法國數字稅作出回應性的關稅加征。雖然英國將在今年1月底正式退出歐盟,但英國與歐盟在短期內達成自由貿易協定的希望非常渺茫。如果兩者之間不能就英國與歐洲大陸之間的關稅稅率或雙方之間的監管標準等關鍵問題達成一致,英國可能會在今年年底再度面臨“脫歐懸崖”,這將對投資、商業以及消費者信心乃至經濟增長帶來壓力。

  另外,全球經貿摩擦還有向科技、金融領域蔓延的跡象。目前,在科技和金融領域已經表現出一些局部摩擦,如果摩擦升級,部分國家經濟和世界經濟均會受到負面沖擊??萍碱I域的摩擦升級,可能導致各國企業重構價值鏈和技術發展路徑,由此也會帶來全球價值鏈和研發格局的變化。金融領域的摩擦升級,將導致各國降低資金往來和貨幣交易規模,并影響跨國貨物、服務、人員、信息等的交流,由此也會給世界經濟穩定和金融穩定帶來負面影響。世界銀行警告稱,全球大范圍提高關稅對全球貿易的破壞性可能與10年前的國際金融危機一樣嚴重。

  變數二: 美國經濟會否陷入衰退

  有跡象顯示,近年來,美國經濟已經出現總需求下降的明顯趨勢。美國GDP增長率和通貨膨脹率同時下降,這是總需求增速下降的典型特征。另外,美國制造業已經表現出衰退跡象。美聯儲的數據顯示,美國制造業產出指數、產能利用率和新增訂單數均已經開始下降。美國制造業產出指數已從2018年12月2.6%的高點開始回落,至2019年10月為-1.5%,同期產能利用率從77.8%下降到75.2%。

  總體來看,美國經濟中出現了導致經濟進一步下滑甚至出現衰退的因素和信號,主要包括:美國聯邦基金利率已經處于非常低的水平,進一步降息對經濟的刺激作用有限,量化寬松的作用也會弱化;貿易沖突升級和股市泡沫破裂的風險仍然存在;美國國債收益率倒掛預示經濟將陷入衰退。但美國經濟中仍然具有支撐經濟企穩的因素,主要包括:勞動力市場運行良好,失業率處于歷史低位,工資穩步上升,有助于支撐美國居民收入和消費穩定增長;美聯儲已經連續3次降息,未來仍然有一定降息空間,寬松貨幣政策有助于防止美國經濟進一步下滑;2020年是美國總統選舉年,特朗普會采取各種措施支持經濟增長,以防止經濟下滑而影響其總統選舉。

  在這種背景之下,2020年美國經濟走勢變數重重。作為全球最大經濟體,美國經濟對世界經濟也會有重大影響。如果美國經濟繼續下行,甚至陷入衰退,則世界經濟增速仍或將繼續下滑;如果美國經濟企穩,失業率沒有上升,經濟沒有陷入衰退,則世界經濟有可能保持相對穩定。

  變數三: 寬松政策下的債務困局

  當前全球新一輪經濟下行與過去相比,一個重要的差別就是主要發達經濟體已經處于利率下限或者利率下限附近,貨幣政策刺激空間有限。當美國聯邦基金利率還遠沒有達到危機以前的水平時,美聯儲去年開始降息。連續3次降息后,美國聯邦基金目標利率降至1.5%至1.75%區間,離利率下限已經不遠。而歐洲央行、日本央行分別從2014年和2016年開始進入負利率環境,在還沒有退出負利率和寬松貨幣政策的情況下,又需要實行新一輪的寬松政策。

  在超級寬松政策之下,全球范圍內的債務無論是企業債務、家庭債務還是國家債務,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的債務,都處于創紀錄的高水平,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全球央行為緩解貿易摩擦和其他經濟沖擊而采取的寬松貨幣政策的產物。而這帶來了新的不確定性風險——那些利率已經很低的央行未來沒有太多的降息空間來緩沖任何新的債務沖擊。

  世界銀行表示,全球債務水平在2018年達到了GDP230%的歷史最高水平,而且此后一直在增長。世界銀行還指出,新興經濟體的債務增長尤其令人擔憂,這些經濟體持有約50萬億美元的債務,這使它們特別容易受到沖擊的影響,無論是普遍的經濟放緩,還是更多的貿易摩擦,抑或是金融市場出現的調整。資料顯示,發展中國家已經經歷了3次債務危機,都帶來了巨大的破壞性“惡果”。世界銀行警告稱,第四波危機可能即將到來,且第四波危機看上去比前幾次危機更令人擔憂。

  而發達國家對此也無法掉以輕心。例如,美國的企業部門負債累累。如果企業違約率上升,可能導致估值過高的股市暴跌,這將對消費者信心產生連鎖反應,進而對美國經濟增長預期產生巨大影響。國際評級機構惠譽甚至預計,這將使美國2020年經濟增長預期減半,降至0.8%?;葑u表示,美國股市的長期估值指標接近歷史高點,這加大了調整的可能性。

責任編輯:楊致遠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