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CURRENT AFFAIRS
財經 / 正文
核心經濟體增長失速 歐元區經濟“步履蹣跚”

  2019年以來,在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形成的外部沖擊以及區域內部制造業遇冷和投資不足的背景下,歐元區經濟進入“寒冬”,德國等核心經濟體滑落至衰退邊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日前發布的預測報告顯示,歐元區第四季度經濟面臨萎縮風險,預計2019年歐洲實際經濟增長率僅為1.4%,將跌至2013年以來的最低水平。步履蹣跚走過2019年,展望未來,隨著歐洲央行貨幣寬松政策操作空間的進一步縮小以及英國脫歐、貿易局勢等不確定性因素的影響,歐元區經濟將面臨持續挑戰。

  制造業萎縮加劇 歐元區經濟前景黯淡

  2019年,全球宏觀經濟環境對歐洲經濟發展的支持力度大幅減弱,給正在進行結構調整的歐元區制造業帶來了不小的負面影響。12月歐元區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初值再度走低,由11月的46.9降至45.9,暴跌至兩個月新低,同時也低于市場預期的47.3,為連續第11個月低于50榮枯線。與此同時,凈出口訂單數量則連續15個月出現下滑。不過,服務業的表現令人稍感欣慰。歐元區12月服務業PMI初值由11月的51.9勁升至52.4,為4個月以來最高,超越市場預估的52。但令市場擔憂的是,制造業的持續不景氣或將對服務業造成負面傳導。

  IHS Markit首席商業經濟學家威廉姆森表示,12月PMI數據暗示歐元區第四季度經濟增長率可能僅有0.1%。歐洲企業正艱難應對需求近乎停滯和未來一年前景黯淡的不利因素,而歐元區經濟目前并無改善的跡象,新訂單的增長仍處于停滯狀態,新增就業機會降至5年多來的最低水平。荷蘭國際銀行表示,歐元區服務業仍然有韌性,而工業方面的衰退將延續至第三個年頭。整個第四季度制造業的持續萎縮表明,盡管地緣政治方面的消息有所好轉,市場對衰退的擔憂有所緩和,但目前仍不能完全消除。

  歐洲央行12月發布的經濟報告也指出,盡管三季度歐元區0.2%的經濟增速略高于此前預期,但全球貿易依然低迷、各種不確定因素依然存在,經濟疲弱狀況將延續至四季度及2020年年初。歐洲央行預計,2019年歐元區經濟增速為1.2%。

  德法經濟數據持續下滑 歐元區核心經濟體面臨衰退風險

  歐洲經濟“火車頭”的德國在2019年步入衰退邊緣,雖然勉強避免了連續兩個季度的經濟萎縮,但其工業部門已陷入困境。12月德國制造業繼續表現疲弱,制造業PMI初值從11月的44.1下滑至43.4,不及預期的44.6。IHS Markit報告稱,德國目前商業活動依然低迷,服務業的增長繼續被制造業的低迷所抵消。市場對前景的信心有所改善,但新訂單持續疲弱,繼續抑制了企業招聘新員工的意愿。

  與此同時,法國也面臨著經濟增長乏力的窘境。12月法國制造業PMI初值為50.3, 較上個月的51.7出現明顯下滑,也低于市場預估的51.4,再次接近50榮枯線。而持續的罷工抗議游行還在進一步沖擊著法國經濟。隨著大罷工持續,對交通運輸、旅游、酒店餐飲、地區貿易及部分工業部門的負面影響正在加大。法國統計局預計,大規模罷工每持續10天將對當季經濟增長造成約0.1個百分點的損失。鑒于當前的罷工規模及發展趨勢,法國四季度經濟增速將降低0.1個至0.3個百分點。近日法國央行將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GDP)預測從9月份時的1.3%下調至1.1%。

  在拉動歐洲經濟的“兩駕馬車”德國、法國陸續失速的同時,意大利、西班牙的經濟狀況同樣欠佳。IMF預計,意大利經濟將在2019年出現停滯,2020年經濟增速為0.5%。而研究機構凱投宏觀則更加悲觀,認為意大利2020年的經濟增長率仍將為零,經濟大概率持續疲軟。

  貨幣寬松政策空間有限 歐元區經濟未來面臨多重挑戰

  未來,歐元區經濟還將面臨多重挑戰。歐盟委員會副主席東布羅夫斯基斯表示,2020年歐洲經濟將面臨包括貿易爭端帶來的不確定性、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升級、制造業持續疲軟以及英國脫歐相關風險等?;葑u國際信用評級有限公司近期也警告稱,歐元區經濟正陷入低增長、高債務的惡性循環,可能觸發一系列政府債券評級下調。

  惠譽認為,歐元區國家可能重蹈日本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的通縮覆轍?;葑u歐洲主權評級業務主管埃德·帕克表示,歐元區國家人口老齡化加劇,金融機構抵御國際金融危機和債務危機能力不足。帕克認為,與日本不同的是,歐元區尚未經歷全面通縮,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歐元區國家的財政狀況會顯著惡化,可能伴隨經濟極端下行風險。

  面對諸多經濟下行風險,市場普遍預期歐洲央行未來將進一步放松貨幣政策,繼續通過龐大的債券購買計劃刺激通脹和經濟增長。但問題在于,留給歐洲央行的貨幣寬松政策空間已經不多。在經濟持續遭遇“逆風”的背景下,2019年歐洲央行重返寬松,將存款利率下調10個基點,至創紀錄的負0.5%,同時從11月起重新啟動量化寬松,規模為每月200億歐元,對到期債券投資持續2年至3年。

  但“再寬松”效果卻并不盡如人意。從近期各項經濟數據反饋來看,相關貨幣政策在證券市場上已經不再對政府債券利率產生明顯作用,歐洲貨幣政策的“彈藥”消耗殆盡。不少國家已步入負利率,沒有更多政策空間,且各成員國對持續寬松的貨幣環境也存在爭議,德國、荷蘭等資金充裕國家堅決反對恢復購買債券的決定。目前,歐洲經濟已經進入了低增長和低通脹長期并存狀態。面對多重挑戰,如何力挽狂瀾是擺在歐洲決策者面前的一道難題。僅僅依靠刺激性的貨幣政策顯然不夠,更需要使用財政政策同時發力,并推動包括能源轉型等投資政策為市場釋放更多活力。

責任編輯:楊致遠
卖黄色赚钱 大立科技股票股吧 二分快三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app 怎样利用网络赚钱 吉祥长春麻将 分分彩平刷后二方案 广东快乐10分助手下载 如何网上兼职赚钱 pc蛋蛋在线 麻将初学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