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CURRENT AFFAIRS
財經 / 正文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最新報告顯示

全球經濟增速或創十年新低 貿易政策不確定性依然存在

  2019年全球經濟的放緩以及不斷涌現的風險,嚴重打擊了市場的信心。而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以及世界銀行在內的國際多邊機構,紛紛下調了對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增速的預期,悲觀情緒濃厚。

  而這種悲觀情緒仍在蔓延。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11月21日發布最新一期的《經濟展望》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貿易沖突、疲弱的商業投資和持續的政治不確定性正在給全球經濟帶來壓力,并加大了全球經濟長期停滯的風險。報告預計,今年全球GDP增速為2.9%,這是自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年增長率。到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仍將保持在2.9%,2021年小幅回升至3.0%。不過,這一系列的經濟增速預測都遠低于2018年全球經濟創下的3.5%的增長水平。

  全球主要經濟體增速全面放緩

  總體而言,報告認為,全球經濟前景脆弱,并且有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周期性衰退正在變得根深蒂固。GDP增長依然疲弱,今年幾乎所有經濟體都出現了增長放緩,全球貿易也停滯不前。自5月份以來,貿易政策緊張局勢持續加深,對信心和投資的影響越來越大,這進一步增加了政策的不確定性。

  具體而言,盡管因貿易重要性不同導致程度各異,但發達經濟體和新興市場經濟體的經濟增速都出現了不同程度放緩。報告預計,美國GDP增速將從今年的2.3%放緩至2020年和2021年的2%,寬松財政政策帶來的支持作用將逐漸減弱。雖然不斷上漲的實際工資和寬松的貨幣政策應該可以繼續支持家庭支出和住房投資,但更高的關稅和持續的不確定性將繼續抑制企業投資和出口的增長。

  而歐元區的GDP增長預計仍將保持低迷,2020年預計增長1.1%。盡管工資增長和寬松的宏觀經濟政策支撐家庭支出,但高不確定性、疲弱的外部需求和低迷的信心正在對投資和出口構成壓力。其中,德國和意大利的產出將繼續弱于法國和西班牙,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他們對工業部門和全球貿易的依賴程度更大。

  “至少在短期內,支持性的勞動力市場狀況將繼續支撐家庭收入和消費者支出,不過數據顯示這一因素在未來將會疲軟。”報告認為。而在政策應對方面,許多經濟體正采取更加寬松的貨幣政策立場,這令資產價格居高不下,但實際能對經濟活動產生的好處似乎已經沒有過去那么明顯。

  應采取大膽行動應對不確定性

  在今年困擾全球經濟的貿易政策風險,仍將是明年全球經濟面臨的重大挑戰。報告認為,從目前的情況看,全球貿易依然非常疲弱。2018年年底,包括商品和服務貿易額增長就已停滯不前,2019年前9個月仍保持低迷,貿易前景持續疲軟。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達到新高,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的調查顯示,在所有有數據的經濟體中,約有三分之二的制造業出口訂單正在收縮。

  “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對貿易、跨境投資和供應鏈產生破壞,直接拖累了需求,增加了不確定性。與此同時,還削弱了中期增長前景,對供應鏈的調整降低了生產率。”不過,報告同時強調,從好的方面看,政策制定者為減少政策相關的不確定性和改善中期增長前景而采取的果斷行動,包括恢復貿易政策確定性等措施,將提振全球市場的信心。尤其是,全面或部分取消今年實施或宣布的貿易限制將提振經濟增長,不過未來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可能依然將繼續存在。

  另一項有關貿易政策的事件就是英國脫歐所引發的與歐盟之間貿易關系的不確定性。盡管英國約翰遜政府已經與歐盟達成了一份新的脫歐協定,但這一協定仍有待英國和歐洲議會批準。一旦脫歐協定得到批準將化解“無協議脫歐”風險,然而不確定性依然存在。

  “主要的不確定性來源于未來英國與歐盟將達成何種貿易關系以及是否能在過渡期結束前簽署正式的貿易協定。正式的貿易協定無法達成的可能性將繼續成為一個重要的下行風險,也是政策不確定性的一個來源。”報告表示。

  為應對貿易保護主義帶來的外部不確定性和風險,包括美聯儲、歐洲央行在內的多家央行已經在今年紛紛實施了寬松的貨幣政策,以期提振經濟。“需要采取大膽行動應對企業面臨的高度不確定性以及全球經濟正在發生的根本變化。政策制定必須引導向清潔能源和日趨數字化的世界過渡。而各國政府也必須積極合作,促進投資,建立公平的國際稅收和貿易規則。”報告表示。

  “把這些變化看作可以通過貨幣或財政政策解決的暫時因素是錯誤的,他們是結構性的。沒有貿易和全球稅收的協調,沒有能源轉型的明確政策方向,不確定性將繼續顯現,并損害增長前景。”OECD首席經濟學家勞倫斯·布恩(Laurence Boone)在報告發布會上說。

責任編輯:袁浩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