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深度報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報道 / 正文
利好銀行長期可持續發展

  “我們測算存量貸款‘換錨’會對銀行利潤產生一定影響,不過,影響在可承受范圍之內,且目前看來,還存在一定不可控因素,會降低對銀行利潤的負面影響?!?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央行近日發布公告將存量浮動利率貸款全面轉向LPR定價,意味著利率市場化改革再獲重大進展。在LPR大概率下行的趨勢下,對于以“吃利差“為傳統利潤來源的商業銀行而言或會面臨一定壓力。不過,綜合業內普遍觀點來看,此次存量貸款“換錨”預計對銀行利潤整體影響不大,特別是政策層面正通過多重途徑降低銀行負債端成本,此舉能夠有效降低“換錨”對銀行利潤的負面影響。更為重要的是,從長遠來看,此次存量貸款“換錨”能夠實現金融和實體經濟更好循環,從而有利于銀行的長期可持續發展。

  短期利潤增速或小幅下滑

  “目前來看,存量貸款‘換錨’的影響有多大取決于兩個因素,一個是轉換后選擇LPR浮動利率的占比達到多少;另一個是LPR是否會下調以及下調多少?!痹鴦偙硎?。

  從業內人士的普遍觀點來看,存量貸款“換錨”后,LPR的未來走勢會成為影響銀行利潤的一個重要因素。

  “對于銀行凈息差如何變,重要的不是切換規則,而是LPR會不會大幅下降?!眹抛C券經濟研究所銀行團隊分析師王劍認為,如果LPR下降幅度不大(比如下降5個基點),則對銀行凈利潤的影響可以忽略。

  中泰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戴志鋒進行的量化分析結果顯示,假設LPR下降5個基點,銀行利潤增速會下降0.45%。

  “基于我們謹慎假設,LPR每下降5個基點,2020年凈息差下降0.51個基點,對撥備前利潤增速影響為-0.28%、凈利潤增速下降0.45%;LPR每下降5個基點,2021年凈息差下降0.51個基點,凈利潤增速下降0.68%。銀行板塊之間差距不大,資產端主動管理能力強的銀行受到的負面影響小?!?戴志鋒表示。

  從對不同類型銀行的影響程度來看,戴志鋒表示:“按揭占比相對較高的國有銀行受影響程度相對較??;城商行受影響程度最小,主要是因為信貸利息收入在利息收入中占比相較其他板塊要低一些;對股份制銀行的影響幅度高于農商行,主要是受主動負債重定價期限影響。對有主動風險管理能力的銀行影響最小?!?/p>

  政策“呵護”降低對銀行負面影響

  負債端利率存在下行可能性,會縮小對息差下行的影響。曾剛分析認為,目前看來,政策思路是一方面降低銀行的貸款利率;另一方面降低銀行的負債成本,這將大大降低“換錨”對銀行利潤的負面影響。

  “監管層近期對銀行負債端違規行為打擊力度很大,比如,整改結構性存款、大額存單業務、現金管理類產品等,通過進一步規范攬儲秩序會拉動銀行負債端利率下行?!痹鴦偙硎?。

  政策層面的“呵護”在近日尤為明顯。監管部門近日推出《關于規范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的目的之一就是穩定銀行負債成本。另外,央行近日實施全面降準,將直接降低銀行資金成本每年約150億元。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下一階段,在宏觀審慎框架下,監管部門將繼續多措并舉控制銀行體系負債成本。

  “預計將從兩方面著手,一是對于一般性貸款而言,利率自律公約可能將發揮更大作用,在自律機制下一般性存款上浮比例有下調空間;二是對于市場化程度較高的存款成本而言,降低市場資金利率和控制低成本負債向高成本負債遷徙的手段會更加嚴厲?!?光大證券研究所首席銀行業分析師王一峰表示。

  銀行應形成合理利潤觀

  專家認為,中長期來看,此次存量貸款 “換錨”能夠實現金融和實體經濟更好地循環,從而有利于銀行的長期可持續發展。

  “目前經濟處在轉型升級過程中,而銀行凈利潤還在正增長。如果此時銀行能夠適度讓利于實體經濟,對于穩增長有很大好處,這將正反饋于銀行未來發展,相當于用短期利潤換取了長期可持續發展的基礎?!痹鴦偙硎?。

  基于此,專家建議,目前銀行要形成合理的利潤觀, 調低對短期收益的過度關注。

  “現在要做的事情不是去考慮如何追求更高的利潤,而是應該去考慮如何讓現有的盈利可持續,更好地幫助實體經濟發展?!霸鴦偙硎?。

  專家分析稱,資產端收益率下行以及息差收窄都是不可逆轉的趨勢。在此趨勢下,銀行要保持可持續發展,最重要的不是簡單擴大規模,而是應通過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來提高效益,這或是未來銀行應對利率市場化的最有效方法。

  “銀行現在考慮的應該是如何做‘減法’,而不是做‘加法’?!痹鴦偙硎?,做“減法”一方面要提高資產負債管理能力及利率定價水平,從而提高效率;另一方面通過金融科技應用降低運營成本。

  “商業銀行如何加強自身負債定價能力建設也是極有意義的課題,對不同客群準確做到差異化分層定價是內部定價管理的重要方向?!蓖跻环逭J為。

  另外,新網銀行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在利率市場化情形下,利差收窄是大勢所趨,而且我國還疊加了讓利實體經濟的政策要求。大力發展中間業務、提高非息業務收入是銀行的必然選擇?!?/p>

  “中間業務收入占比是銀行產品創新能力、客戶服務能力和市場競爭能力的綜合體現。但對中間業務應全面正確地看待,不必過于強調中間業務收入占比。同時,在減稅讓費的背景下,應理性看待銀行合法合規的收費行為?!倍m祻娬{,對銀行而言,應逐步調整中間業務結構,將發展重點從賬戶管理、支付結算等傳統中間業務向高附加值業務轉移。

責任編輯:楊喜亭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