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深度報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報道 / 正文

信托專家解讀《信托公司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對行業影響

從源頭規范公司治理 提升行業發展質效

  11月22日,《信托公司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暫行辦法》)公布并公開征求意見。對此,《金融時報》記者采訪了中國信托業協會專家理事、西南財經大學信托與理財研究所所長翟立宏,中國人民大學信托與基金研究所執行所長邢成,中鐵信托總經理陳赤。他們表示,《暫行辦法》的出臺有利于規范信托公司治理結構,對于從源頭上防范風險、提升行業發展質效都將起到積極作用。

  《金融時報》記者:《暫行辦法》的出臺對信托行業有什么意義?

  翟立宏:資管新規是本輪金融監管新政的頂層設計,《暫行辦法》是資管新規框架內的延續與細化,與資管新規的監管精神一脈相承,將有效推動信托公司完善公司治理機制建設,切實提升信托行業發展質效。對于信托公司而言,一方面需強化股權管理合規意識,加強完善公司治理機制建設,根據《暫行辦法》制定出一套合規、有效的公司治理準則,提升公司治理過程的合規性和管理效率;另一方面,外資機構資管業務成熟,治理健全,有條件的信托公司可適時引入外資投資者,提升自身公司治理水平。

  邢成:《暫行辦法》的出臺有利于提升信托公司內部治理水平,更好地保障投資人以及各相關方利益。股權結構是公司治理結構的基礎,而公司治理結構也是公司經營風險的最終影響因素,《暫行辦法》的出臺將使得信托行業和信托機構真正以具有更高透明度和社會公信力的全新形象展示在投資者和委托人面前。

  《金融時報》記者:目前,信托公司的股權不規范或者亂象有哪些?

  翟立宏:2018年,銀監會發布《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后,信托公司作為參照適用機構,逐步加強股權穿透監管,強化主要股東管理。但行業內股權管理亂象并未得到根本性解決,這些亂象包括未按規定托管股權、不正當關聯交易和利益輸送、股東濫用職權、股東關系不清晰、權責不明確、信息披露不足導致管理透明度不夠高等。

  邢成:當前,部分信托公司的股東背景不是特別清晰。我認為主要有兩個問題,一個是一股獨大,現在相當一部分大型央企和金融機構控股的信托公司,控股大股東或者第一大股東的持股比例往往占到80%,乃至于90%以上,這種一股獨大的股權結構應該說對于信托公司內控機制,或者是治理結構的科學化不太有利;第二個問題就是實際控制人模糊、不清晰,這種情況在少數信托公司中仍然存在。

  陳赤:一是可能有部分企業利用融資資金持有信托公司股權;二是少數企業通過其他企業代為持有信托公司股權;三是個別信托公司的股權無法穿透到實際控制人。

  《金融時報》記者:原來可參照的信托股權管理規定或制度有哪些?《暫行辦法》在股權管理方面作出哪些完善?

  邢成:過去信托公司股權管理的規章散見于不同法律法規當中,比如《信托公司管理辦法》《信托公司治理指引》《信托公司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等,所以說,出臺一個系統性的管理辦法是非常必要的,這將為信托公司提供有效的法律保障。

  翟立宏:現行的信托業監管規制體系中雖對信托公司股權管理有所規范,但存在個別規定可操作性不強、監管漏洞等問題,包括內部管理難度日益加大、股權和對外投資不夠規范、幫助其他機構表內表外資金騰挪、穿透原則難以貫徹等,都給有效監管帶來不小挑戰。《暫行辦法》以“三位一體”的股權管理體系,突出信托公司股東、信托公司、監管部門三方主體從股權進入到退出各個階段的股權管理職責,更加貼合信托公司股權監管實際,突出信托公司治理機制要求,力求解決信托業股權管理方面的突出問題。

  《金融時報》記者:《暫行辦法》會給信托公司或者行業帶來哪些影響?有何建議?

  邢成:對信托公司的影響主要是正面的,將使信托公司今后的股權結構、股權管理、大股東的權利責任義務更加清晰,從而使得委托人、受益人的利益得到更大保障。但對極少數原來股權結構或股權管理中存在不規范或違規現象的公司來說,肯定會形成約束。

  《暫行辦法》中有很多量化規定,包括對上市信托公司股權的持股比例,對個人股東的持股比例,以及股東資質有非常細化和清晰的規定,不僅僅有白名單,還有負面清單,是可量化的、可操作性很強的股權管理規章。

  翟立宏:此次《暫行辦法》的出臺將對信托公司造成重大影響。一是明確信托公司股東職責要求,民營信托公司受影響較大。類比商業銀行,《暫行辦法》采用“兩參或一控”原則,建立了從股東、信托公司到監管部門的“三位一體”的穿透式監管框架。一方面,這意味著同一投資人及其關聯方、一致行動人參股信托公司的數量不得超過兩家,或控股信托公司的數量不得超過一家,這將對股東較為分散的信托公司,尤其是民營控股的信托公司造成重大影響;另一方面,通過股東穿透監管、關聯交易管理、金融產品入股等,將有效提高信托公司股權透明度,規范隱形股東和股權代持現象,有效保護信托公司利益。

  二是取消外資機構入股信托公司門檻,金融對外開放進程進一步加速,這對嘗試引入外資股東的信托公司構成利好。《暫行辦法》取消了境外金融機構入股信托公司應具備的“總資產不少于十億美元”的數量型限制門檻要求,這將對引入境外投資者創造便利,信托行業對外資的吸引力或將增強。

  陳赤:《暫行辦法》放開引進的總資產在十億美元以下的境外機構,有利于信托業擴大對外開放。不過,總資產在十億美元以下的境外機構多是專精于某一領域的“小而美”機構,它們直接參股信托公司成為重要股東,往往會面臨出資額較大、對國內許多信托業務不夠熟悉等問題和壓力,建議允許信托公司設立中外合資的專業子公司,從而在某一類或某幾類信托子公司層面引進同一或不同外資,更好地契合中小型境外金融機構的資本實力、業務能力和投資意愿。

責任編輯:袁浩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