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縣域金融:“自下而上”補足綠驗色金融基層實踐經

  憑借對減排的經濟、環境效益分析以及為更好協調各國減排提供的理論支撐,經濟學家諾德豪斯獲得了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不僅諾德豪斯對氣候變化經濟學的貢獻在全球受到較大范圍的關注和認可,越來越多的國家也將綠色發展正式并入考量經濟發展成效的重要內容,中國便是其中之一。

  作為建立了全球首個系統性綠色金融政策框架的重要參與方,中國人民銀行于近日發布了《中國綠色金融發展報告(2018)》(以下簡稱《報告》),重點對我國近一年來的綠色金融發展成效進行了總結。《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末,全國銀行業金融機構綠色信貸余額為8.23萬億元,同比增長16%,全年新增量占同期企業和其他單位貸款增量的14.2%;綠色企業上市融資和再融資合計224.2億元。與此同時,綠色證券、綠色基金、綠色信托以及環境權益市場等新產品、新服務和新業態不斷涌現,有效拓寬了綠色項目的融資渠道,特別是為海綿城市建設、污水處理、清潔能源、優化碳排放等符合國家產業政策的項目建設提供充足的資金支持,對以金融引導綠色發展起到了一定作用。

  不過,綠色發展不僅體現在城鎮地區和大型項目上。相對而言,縣域地區在踐行綠色發展和探索綠色金融方面有一些特殊的訴求。

  其一,產業轉移和產業結構轉型客觀要求縣域開展綠色發展。隨著近幾年整體經濟步入轉型發展期,生產要素成本提升、區域性產業布局等因素使得縣域地區主動或被動地承接著城市轉移而來的部分產業。這是城市化進程得以向前推進的必要階段,同時縣域地區經濟體量由此受益。但在這一過程如何平衡經濟與綠色發展,如何避免縣域地區走上“先發展后治理”的老路,對于縣域地區而言是極大的挑戰——這也是催生縣域地區綠色金融市場的關鍵因素之一。

  其二,在縣域地區持續發揮重要作用的農業產業轉型也需要綠色發展理念和綠色金融的助推。綠色化、低碳化是農業轉型發展的主要方向,我國農業生產正逐步由單純追求高產轉向高質效、節水節肥、生態環保式農業,農業生產環節擺脫傳統方式少不了資金的大力支持;作為能源優化組成部分的農產品和副產物的資源化利用,例如玉米秸稈、沼氣等發展的生物質能產業同樣亟待金融參與以產生更高的社會和財務效益。此外,在踐行綠色發展理念的基礎上,地方同樣需要普通居民、農戶對已形成的良好環境、社會理念進行維護,而金融也是其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

  受貸款總量、單戶貸款上限以及支農支小等監管要求約束,縣域金融機構很少能夠參與到基礎設施、地方平臺搭建以及涉及較大金額的金融服務之中。但這并未限制住縣域金融機構對綠色金融市場的參與度。相較于城鎮地區,綠色金融在縣域地區特有的市場訴求基本上都集中于中微觀層面,因此,在政策以及區域性平臺的基礎上滿足有效的縣域綠色發展的金融需求,就成為縣域金融機構參與綠色金融市場的突破口。

  近幾年,在中央和有關部門的大力引導下,以人民銀行設立的五省八市綠色金融改革創新實驗區為代表,各地縣域金融機構亦開始通過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和監管政策支持提升綠色金融發展的內生動力,并依據地方產業發展需要、適度增強綠色金融創新和支持實體經濟的力度。

  在金融支持農產品和副產物的資源化利用方面,江西省共青城市和浙江省衢州市作為相關項目指定試點區域,當地政府同縣域金融機構及其他機構合力先行先試,初步形成了一套可供復制的金融解決方案。在贛江新區共青團組的引導下,共青農商銀行依托“1+N”支持體系,針對蓄禽養殖中《動物防疫條件合格證》稀缺、專屬、可流通的特點,首創蓄禽養殖經營權抵押貸款。在后續人民銀行綠色再貸款和“四位一體”監督監管體系的支持和協調配合下,這一專屬綠色貸款產品得以向經營主體發放,有效推進了蓄禽糞污資源化利用工作。浙江省衢州市則是將生豬保險與病死豬無害化處理相結合。在市場主體建立冷庫和病死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的基礎上,政府通過保費補貼、提高理賠標準,以確保病死豬不流向市場或不亂丟棄。一旦出現生豬死亡,病死豬的無害化處理就成為了保險理賠的前置條件,再配以全流程智慧監管,便能夠在很大程度上確保死亡蓄禽的統一、無害化處理。此外,其他地區也依據地方特色農業產業創新了相應的信貸產品,為其規模化種養殖及向現代農業轉型提供了一定的資金支持。

  針對產業轉移,特別是制造業企業涌向縣域地區與綠色發展的局部矛盾時,多數地區政府采取了通過設立產業園區規范生產經營行為的方式。記者在多地采訪時了解到,針對于產業園區內的企業,依托政府給予的行為規范和政策傾斜,縣域金融機構能夠很容易鎖定金融服務對象,并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給予相對充分的金融支持。而對于在產業園區外的企業或是設立產業園區的地區,由于近些年環保監管的日趨嚴格,考慮到客戶經營的可持續性要求,各縣域金融機構大多也已將綠色發展要求潛移默化為金融支持的重要前提之一。

  可以看到,在多方的引導和推動下,縣域金融機構也已經有意識地參與到綠色發展的過程中,一定程度上對整體經濟的綠色轉型升級起到了推動作用,在進行金融產品創新時也學會了運用各類政策和力量。但綠色金融發展仍是任重道遠的。特別是在縣域地區金融本身存在結構性供需矛盾的情況下,縣域金融機構就更需要充分理解綠色金融與自身業務的關聯,在聚焦地方實體經濟的基礎上,通過不斷完善差異化的綠色金融標準體系、不斷試驗創新金融產品服務,力爭為綠色發展貢獻盡可能充分的基層金融力量。

責任編輯:袁浩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