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高端訪談CURRENT AFFAIRS
高端訪談 / 正文

貿易談判利好將提振全球投資和消費信心

訪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

  近期,中美貿易談判取得階段性成果,這對于兩國和世界經濟是積極的一步。就相關問題,《金融時報》記者近日采訪了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朱民認為,中美達成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將提振全球投資和消費信心,也為中國經濟消除了巨大的不確定性。中國經濟韌性強、空間大,力量和活力會推動中國經濟繼續往前走。

  《金融時報》記者:如何看待中美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對中國經濟、全球經濟以及金融市場的影響?

  朱民:中美達成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是很好的事。美國各階層的人士對此都很高興,也對中國政府能夠從全局和戰略角度出發和美國達成第一階段協議表示高度贊賞。第一階段經貿協議達成以后,整個市場的情緒穩定了很多,對于中國經濟和全球經濟的影響要從以下幾個角度分析:

  第一,對明年的投資,大家現在比較樂觀。貿易摩擦以來對全球的直接投資影響很大。2017年全球的直接投資是1.48萬億美元,2018年降到1.2萬億美元,減少了20%,2019年進一步減少了9%。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全球經濟增長低迷的一個很重要原因是投資低迷。特別是2018年以來的貿易摩擦,貿易摩擦具有不確定性,沒有一個廠商能夠承擔25%的關稅,對全球產業的布置和投資影響很大?,F在第一階段經貿協議達成,可以減少一定不確定性,對全球投資的提升會有較大幫助。

  第二,對市場的信心提升。美國股市、全球股市這兩天表現很好,市場提振以后,下一階段對整個的企業融資會有幫助。

  第三,貿易關稅下降,對全球的消費會有幫助。貿易摩擦開始以后,其實中國出口美國的消費品價格馬上上升,美國研究數據顯示加征關稅將給每個美國家庭帶來831美元的額外支出。中美達成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對美國居民的消費信心也是個提升。美國是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美國經濟穩定了,對穩定我們的外部需求有較大幫助。

  第四,對中國來說,可能是消除了一個較大的不確定因素。2019年中國對美國的出口下降10%左右,但是我們通過各方面的努力,還是維持了2%左右的貿易增長,這是很不容易的。中美達成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后,2020年中國對美國的出口會繼續回升,這對中國經濟增長是很大的推動力,因為貿易一直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之一。近兩年,由于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國內投資在緩慢下降,2020年投資會回升,不僅僅指基礎設施的投資,更重要的是企業部門的資本投資會回升,從而穩定中國經濟。過去兩年,消費和服務業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的主導增長力量。同時,中國政府出臺政策支持中小企業融資,中小企業貸款的新增規模上升很快,融資貴的問題也得到了緩解,中小企業發展的勢頭會在明年繼續復蘇。

  綜合幾方面來看,明年貿易會得到恢復和增長,投資會有反彈,小微企業融資將進一步緩解并繼續發揮活力,服務業和消費將繼續上升。所以,我對于明年中國經濟達到6%左右的增長速度很有信心。中國經濟在經歷高速增長后,增速逐漸開始放緩,這是一個正常的現象。但是中國經濟的韌性強、空間大,力量和活力會推動中國經濟繼續往前走。

  《金融時報》記者:今年人民銀行啟動LPR改革,并降低了政策利率(中期借貸便利利率),以市場化改革方式降低貸款實際利率。而同時,今年11月CPI已經達到4.5%。面對降成本的目標和CPI的上升,貨幣政策是否面臨兩難?

  朱民:CPI上升其實是個暫時現象,其背后主要是豬肉價格上升反彈很大,以及季節性因素下蔬菜價格的上升。我們不必過度擔心最近CPI的上升,隨著近期大力推進生豬養殖、豬肉供應的全面恢復,以及對非洲豬瘟的控制,現在豬肉供應的情況在緩解,價格也在下跌?,F在又臨近過節,通常過節的時候CPI也會上升一些,但不會特別高。

  貨幣政策方面,當前全球普遍處于降息通道。我們要理解,現在全球的貨幣政策,其實是沒有一個國家單獨的,而是連在一起的。從美聯儲啟動降息以來,今年以來,全球央行大概累計有100次降息。從中國的情況來看,其實我們并沒有采取降息的辦法,而是采用市場化改革的辦法,引導市場利率降低從而實現企業融資成本的降低,這一點對經濟有很大幫助。所以這會是一個很重要的政策,繼續來維持一個合理的利率水平,讓企業能夠獲得融資。

  最近在中小企業融資方面發生一個很大的變化,就是中小企業貸款發放的主力,已經從之前的金融科技企業和中小金融機構,轉變為大型金融機構。例如,建設銀行對中小企業貸款的利率水平其實都還是很合理的,基本都能維持在6%左右。這與以前12%~15%的利率水平相比下降了很多。中小企業融資成本下降,對中小企業的發展有很大的幫助。

  所以在全球利率水平下降的整體趨勢下,中國的市場利率水平也會維持在一個合理、和全球利率水平一致的這樣一個相對比較低的水平,這對整個經濟的發展是有利的。因此我認為并不見得和CPI問題沖突。

  《金融時報》記者:您如何看待中小企業金融服務的難點和可持續發展問題?

  朱民:對于金融機構來說,中小企業貸款業務有三個難點:信息的不匹配、風險的不匹配以及成本的不匹配。要解決這三個難題,現在主要是靠科技。通過人工智能、大數據,基本上能夠解決客戶信息不足的問題。通過對客戶的行為描述、給客戶畫像,可以定級風險,實現有效的風險管理。沒有人工的介入,也使得服務成本能夠得到很大幅度下降。所以在這個意義上,是可以提供相對合理的利率水平的貸款給中小企業。

  我們做了很多調查研究,中小企業普遍反映的問題是融資難、融資慢,而不是融資貴。所以,擴大中小企業貸款的覆蓋面、提高服務質量,是更為緊迫的問題。我認為,我們應該努力降低中小企業融資成本,但不要太強調把利率水平降得太低,因為銀行還是要有回報的。無論如何,中小企業貸款風險相對較高。從銀行成本角度看,應該讓銀行根據自己的成本來進行實際的核算,保持合理的利潤度,這樣才能讓中小企業金融服務可持續發展。

責任編輯:袁浩
卖黄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