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銀行理財CURRENT AFFAIRS
銀行理財 / 正文
資管行業變局下:銀行理財漸入佳境

  近期,銀行理財收益率出現了回暖跡象。據融360|簡普科技大數據研究院監測數據顯示, 11月4日到10日,銀行發行的人民幣非結構性理財產品平均收益率為3.97%,環比上漲了4個基點,也是10月以來首次環比上漲。而在接下來的一周里,人民幣非結構性理財產品的平均收益率為3.98%,連續兩周出現上漲。

  雖然收益率仍未走出低迷的趨勢,但在轉型中的銀行理財已漸入佳境。年內各銀行在產品轉型、理財子公司等方面進行積極探索和布局。放眼更長遠的未來,專家和業內人士對整個資管行業的變局也有著更加明晰的判斷,未來布局方向呼之欲出。

  凈值化轉型仍待提速

  說起銀行理財轉型,凈值化是最受關注的領域之一。隨著資管新規過渡期截止時間的臨近,銀行紛紛停止發行或調整保本類理財產品。例如,光大銀行發布公告稱,從11月30日起停止“活期寶”理財服務;交行發布公告稱,從11月20日起停止辦理“沃德薪金定投組合”產品。

  資管新規出臺以來,銀行理財凈值化轉型駛入快車道,凈值型理財產品的發行數量及規模均有大幅提升。據融360|簡普科技大數據研究院不完全統計,10月,銀行凈值型理財產品發行量為1085只,較9月減少21只,環比下降1.9%,月發行量連續4個月超過1000只。從整體上看,凈值型理財產品發行量處于上升趨勢。

  不過,這一進程仍有待提速,10月保本理財產品發行量占比為19.10%,較2018年年末僅下降了3.86個百分點。“根據銀保監會數據,2018年年末保本規模同比增加了2.5億元至10萬億元。2019年以來,保本理財發行量占比呈下降趨勢,但是降幅并不是很大,對于銀行來說,在過渡期截止前消化完如此大規模的存量保本產品,是一個不小的挑戰。”上述機構分析師劉銀平表示。

  銀行應該如何做好凈值化轉型?對此,光大理財總經理潘東撰文表示,需要在產品創新化、投研專業化、渠道市場化、風控全面化、系統智能化、資源協同化以及投資者教育7個方面有明確的轉型路徑及發展策略。

  以投研專業化為例,潘東認為,銀行資管必須基于自身稟賦,建立差異化的競爭優勢。投研專業化是銀行資管轉型的重點,也是當前的薄弱環節。銀行理財需要不斷提升投研能力,建立起強大的資產配置能力,拓展投資品種,利用委外投資覆蓋債券、股票、商品、外匯等主要投資品種,并建立“宏觀—策略—行業—企業”的研究體系,實現從宏觀到微觀、從行業到企業主體、從股票到債券的全市場覆蓋。

  子公司探索持續深入

  本月招銀理財的開業,使得銀行系理財子公司擴容至7家。自理財子公司面世以來,最為直觀、也最受消費者關心的是其發行的產品。“想試試又有點不敢,雖然收益高吧,但是要么是期限長,要么就是風險等級高,還是等等看吧。”上海的李女士不太想做第一批“吃螃蟹”的消費者。

  從產品類型來看,據融360|簡普科技大數據研究院統計,目前銀行理財子公司發行的固收類、混合類、權益類、商品和衍生品類產品中,后兩類產品較少,相比傳統的銀行理財,混合類產品占比較高。

  “相對于傳統銀行理財產品來看,理財子公司的產品更加多樣化和個性化,今后理財子公司要結合客戶群特征、自身的投資優勢,設計開發差異化的理財產品。根據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可以直接投資股票和證券投資基金等權益類資產;根據凈資本管理辦法,這兩項風險資本的風險系數都設置為零,這將鼓勵銀行加大對股票等權益類資產的投資,未來權益類資產配置規模將不斷提升。”劉銀平表示。

  不過,對于落地不久的理財子公司而言,也面臨著多方面挑戰的考驗。在11月19日舉行的第十四屆21世紀亞洲金融年會上,中銀理財產品與系統研發部總經理兼運營管理部總經理吳金梅談到了當前面臨的三點掣肘。

  首先是投資者教育,過去銀行理財長期給客戶保本,打破預期需要一段時間;其次,目前理財端產品的期限較短,平均不到半年。因此,跟實體經濟對長期性資金的需求如何有效連接也需要考慮;再次,理財子公司成立后,從母行分離而出,公司化運作跟一個部門的運作存在很大差異,在此過程中,如何增強理財子公司自身能力,完善公司治理,還有很多工作需要開展。

  行業變局催生新格局

  對于資管行業的變局,業內人士有著充分的判斷和準備。11月19日,建行行長劉桂平在獨墅論壇“2020銀行與保險資產管理峰會”上表示,資管市場不斷加速數字化轉型步伐,已成為金融科技創新和應用最為活躍的領域之一。同時,以80后為代表的新一代逐漸成長為財富管理主體,他們對智能投顧、量化投資有更大需求,成為推動金融科技在資管領域高速發展的內生動力。因此,優秀的資管機構必須重視金融科技運用。

  對于不斷擴大的對外開放給資管行業帶來的變化,潘東在第十四屆21世紀亞洲金融年會上談到,在對外開放的過程中,我國與歐洲、美國、日本等市場,在客戶結構、分銷結構、監管、牌照、競爭格局等方面都存在巨大差異。

  劉桂平表示,從“引進來”看,我國擁有最大的新興市場投資機遇,能給全球投資者帶來良好的資產預期回報,成為國際知名資管公司關注的重點。從“走出去”看,為對沖投資風險、挖掘投資機會,我國廣大高凈值客戶的海外資產配置需求與日俱增,同時,我國專業資管市場主體也必然要在國際資管市場上拼殺磨練、成長壯大。

責任編輯:梁艷珍
卖黄色赚钱